第326章 吴帅失踪

婉兮点点头,“早料到他们会打过来,没想到那么快?!?br/>  
  表面越是平静,内心就越是空旷。
  
  于系都要打到家门口了,他带兵去支持。
  
  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走,这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
  
  “您已经提前料到啦,好厉害?!绷醮痴龃罅搜劬?,又是惊讶又是佩服。
  
  婉兮吩咐吹军号的人召集大家集合回营,并且回收发放的军武子弹。
  
  到了马封那边,他居然拒绝交出来。
  
  婉兮觉得有点可笑,“马封,你想造反不成?”
  
  在军营里的这几天,还没有让他学会如何服从命令吗?
  
  马封非常的为难,“前线正在打仗,我也要去?!?br/>  
  “我们不参战?!蓖褓馀郎狭司?,默默的坐在角落里。
  
  陈有容虽然只负责教大家一些基本的蛊术,经过这几天野战折已经瘦得不成人形。
  
  加上顿顿风餐露宿,脸色憔悴蜡黄。
  
  病蔫蔫的爬上车,因为力气不够还差点掉下来。
  
  婉兮经过训练,身体的反应已经很敏捷了。
  
  迅速弹身而起,把她拉了上来,“有容,你还好吧?!?br/>  
  “还好个屁,好累哦?!彼鄣囊绷?,几乎整个人都挂在婉兮身上。
  
  大家都没上车,在车下面围着。
  
  面对着一双双的眼睛,婉兮的气势反倒威严起来。
  
  向来刘闯都是替她打圆场的,这一次也有点不赞同婉兮的做法。
  
  他小声的问了一句,“为什么?现在正是我们最危难的时候,所有人都该出一份力?!?br/>  
  “我们有自己的任务?!蓖褓夥鲎懦掠腥?,在角落里坐下。
  
  陈有容不懂军事,才懒得理这些。
  
  像是婉兮的小女朋友一样,小鸟依人的靠着她睡觉。
  
  刘闯觉得这句话太轻飘飘了,实在是解释不过去啊,“还有什么任务,比保家卫国更重要?!?br/>  
  “这是内战!”婉兮强调道。
  
  内战就是军阀之间相互撕扯,不存在卫国,保家倒是有一点。
  
  婉兮看了他们一会儿,道:“至于是什么任务明天你们就知道了,还有马封?!?br/>  
  “到,长官?!甭矸饣故切欧?,婉兮一开口立刻站直了。
  
  婉兮这几天演习也觉得累了,道:“你不肯上交的都是演习军备,拿到战场上只有挨切的份?!?br/>  
  马封庄严道:“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上战???”
  
  “那么想上战场吗?”婉兮柔柔一笑。
  
  马封已经习惯自己的长官会温柔的笑,不像其他军人只有严肃,“是!我很想上,除了我其他人也是?!?br/>  
  “我们是特种军,是要在关键时候上,是吴家军的底牌?!蓖褓馑低瓯丈狭搜劬?。
  
  对于手下的兵,大概言尽于此就够了。
  
  马封听着觉得有道理,丢下了手里的步枪。
  
  第一个爬上了,坐到了婉兮附近。
  
  随后刘闯、吕人诚、严禄都上来了,他们队里的兵自然不会落下。
  
  马封很想立功,一路上都在套近乎,“关键时刻,是什么时候?”
  
  “我问你,吴家军现在有精锐吗?”婉兮轻轻的问道。
  
  马封心口就好像被扎了一针,缓了好久,才道:“德配装甲团听说有四个,应该算精锐?!?br/>  
  “算吧,不过很快就会被打没?!蓖褓夥路鹉芸吹轿蠢戳?,这就是段薄擎的最终的目的吧。
  
  于系和吴系缠斗,于系自己发动的战争。
  
  他以为他能讨到好吗?
  
  吴系是被削弱了,可是他们也会被打的千疮百孔。
  
  当然,吴系的代价也会很惨痛。
  
  马封语塞许久,“如果都到那一步了,我们这几个人还有什么用?!?br/>  
  “会有用的,只是战后,会很难很难?!蓖褓獠幌不墩秸?,只要提到战争就会想到在庆州所见到的一切。
  
  马封心里难受极了,“您都料到了,想必少帅也会知道?!?br/>  
  “于系听从段系来打我们,就注定我们两败俱伤,段系坐收渔人之利?!蓖褓庖郧爸皇呛ε露伪∏?,这一刻是从头到脚的厌恶。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无耻的人,不尊重生命,不懂得民族大义。
  
  马封轻声问:“没有办法改变吗?”
  
  “有啊,当然有?!蓖褓馇崆岬牡?,声音小的只有坐在她附近的几个心腹才能听见。
  
  如果枣子山那些山匪不叛变,两万多个战斗精英可以顶好长时间。
  
  剩下的就是烧钱,烧军费。
  
  实际上吴系的钱都多的没地方花了,最不怕的就是和于系比烧钱。
  
  可惜啊,山寨里有两万多人呢。
  
  冯一兵真心归顺又如何,他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人。
  
  夫君把他们都收进见风旅当中又是为什么?
  
  她有时候想问他,但是他总是那么的睿智,不用她说他也一定能想到这些。
  
  回去军营以后,只休息了半天。
  
  下午就是严格的各项测试筛选,测试包括体能也包括平衡感。
  
  大多数老兵进来的时候,这些全部都测试过。
  
  倒是幽州城来的那些自以为了不起的人才,被刷下去一大片,只能每天在军营里练习打靶等有关于军事素养的训练。
  
  剩下二十个人,跟着婉兮在元术镇机场搭营。
  
  前十天通通在营帐里跟洋人学物理原理,还有一些七七八八要掌握的技巧。
  
  接下来的二十天里,就是不断的在6地做模拟飞行的训练。
  
  剩余的碎片时间,发书自学专业知识。
  
  不过关的也都打回军校里,老老实实的训练一般的特种任务。
  
  最后元术镇机场,只剩下7个人。
  
  9辆战机,7个驾驶员。
  
  不过还有一个是金军阀买的,完全的高配战机。
  
  自己都没用过,就被有借无还了。
  
  飞行员上天训练成本很大,此后只能每三天进行一次。
  
  7月2日,吴系夺下花田卫。
  
  7月11日,吴系夺回渭城。
  
  7月2o日,于系发动主力,两军相持不下长达九日。
  
  7月21日,吴军阀带领德配装甲团支援,夺下渭城、新城等地。
  
  7月25日,于系困守平心,发动战机轰炸。
  
  伤亡无数,城市流离失所。
  
  军帐中。
  
  婉兮结束了一天的飞行训练,站在沙盘前看着。
  
  手里是一份军费单,这几天足足少了六千万的军费,其实于系已经受不了了。
  
  “团长,他们怎么会有战机的?”刘闯盯着沙盘问。
  
  婉兮站了许久,才轻轻道:“金派借的?!?br/>  
  “金大帅不是跟我们交好吗?”刘闯不解道,心里面其实已经再骂金老狗背信弃义。
  
  婉兮缓缓道:“以每日五万美金一架的价格租赁,如果换做你,你借不借?”
  
  “金钱固然诱人,可那于系、段系可不是那么好结盟的?!绷醮晨床黄鸾鹁抗舛糖?。
  
  婉兮倒是理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暂时的利益,况且他么你这不算结盟?!?br/>  
  顶多算个买卖吧!
  
  如果吴家也出价格,哪怕是更低的价位,金军阀也会答应的。
  
  所以,这不算背叛他们的结盟。
  
  “团长,有紧急军情!”通讯营的士兵站在外面,站着敬了个军礼。
  
  婉兮接过信,打开看了一眼。
  
  几乎都要站不稳了,手扶着沙盘边缘眼前有些发黑。
  
  刘闯问:“怎么了?”
  
  “没……没事?!蓖褓饪聪蚰歉鐾ㄑ侗?,微微一笑,“你下去吧,还有什么军报,也记得直接送机场这边?!?br/>  
  看到信件上的火漆,很清楚通信营应该只有高层知道。
  
  眼前这个通讯兵,肯定不知道这些重要军情,所以张口支开他。
  
  通讯兵嘴角冷魅一扬,眼中对她有一种玩味,“是,团长?!?br/>  
  “等等,你先别走?!蓖褓夂傲艘簧?。
  
  他根本没有停下,背影快速的往黑夜里融入。
  
  婉兮追了上去,枪口对着他的背面,“段大帅??!你不在颖川好好呆着,来这里做什么?”
  
  “开枪??!如果你舍得?!蓖ㄑ侗?,缓缓的揭掉脸上的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只是表面一层附着在脸上,仔细看很容易看出来的。
  
  如此草率的乔装,早就该猜到自己会被认出来。
  
  婉兮扣动扳机,“为什么不舍得,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吴凌恒到我颖川把所有药草都垄断运走,害了我颖川到现在还是无药可用??!”段薄擎偏头躲开了子弹,冷冷的道了一句。
  
  扭身之后,如同猎豹一般逃离。
  
  婉兮根本不想他说的,舍不得朝他开枪。
  
  手中的枪瞄准他移动的身形,吩咐旁边的刘闯道:“叫人来,务必把他追上,追不上格杀勿论?!?br/>  
  枪对准他心脏打了过去,他扑倒在地。
  
  被她挂在腰间的河姑都飘了出来,震惊的看着婉兮,“你真的把他杀了???”
  
  “我……我……”
  
  她听到河姑的声音的一瞬间后悔了,手里的枪落在地上。
  
  一个敏捷的黑影忽然在军营里落了下来,抱起受伤的段薄擎就跑。
  
  许多士兵听了刘闯的命令要追,婉兮又沉声发令,“穷寇莫追,小心有陷阱?!?br/>  
  “他那么在乎你,心里想的也都是你,你怎么能那样?!焙庸眯跣踹哆兜乃底?。
  
  婉兮一个字都没法听进去,段薄擎除了送河姑给她,还做过什么对她有利的事吗?
  
  neVeR?。?!
  
  她在心里飚了一句一英文,旁边的刘闯问道:“刚才那个军情到底是什么?”
  
  “我父帅他……在轰炸中失踪了,生死不明?!蓖褓饽咽艿闹荒苡闷祷?,提步走进了营帐里。
  
  刘闯跟了进去,“怎么会这样?那我们的士气岂不是……”
  
  “他们会轰炸,我们也会啊,是不是?刘副团长?”婉兮坐下了下来,直接在空白的纸上画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