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释灵逸志 > 第三十五章 数字四

第三十五章 数字四

对于狐狸的说辞凡并不是很满意,也不好再说什么,在凡看来狐狸说的并不一定是假的,双土这样的高人是不会轻易就显露出自己身份。
  
  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有那么几点能证明双土是有大计划的,首先凡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次告诉自己有出去机会的人就是双土,凡认识他的声音。
  
  凡是很痛恨女娲的,如果不是她的话,凡不会失去那么多年的自由,又不得不承认女娲是很厉害的,困在凡的这个封印也是数一数二的。
  
  凡这样危险的人物,一旦被封印不是谁都能找得到的,单凭这一点就知道双土不是一般人,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双土能把凡从封印中给救出来。
  
  虽说这其中有封印松动的原因,知道这封印的成因就能明白,不是谁都有这样的本事,没有谁无缘无故就去做事情,双土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凡也想过,双土看中的必然是自己的力量,这样很容易就能推断出双土的目的,就是要对付瑞族村,这个世界上有这种力量的也就只有他们灵和瑞族村了。
  
  瑞族村的背后就是女娲娘娘,双土最终要对付的还是女娲娘娘,这也能解释另外一个问题,双土为什么要纠结那些妖怪,最终的目的还是一样的。
  
  至于为什么要通过灵而不是那些妖怪,凡也思考过这些问题,三界六道之内,所有的修道者都是在女娲的指引下修行的,没有谁能真正的强过女娲娘娘。
  
  想要解决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力量要比他大,这是最根本的,于是灵就成了最终的选择,他们是唯一修行不受女娲控制的生灵。
  
  凡很容易就能想明白这一点,这也是他要帮助双土的原因,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凡不是没有担忧,双土这样的人是不会甘于人后的。
  
  这一点倒是和凡一样,等这里的问题解决了,要面对的就是这个问题,凡想要弄清双土的身份也是出于这方面考虑的。
  
  想想的话也确实是这样,一个对自己无比了解,关于这一点,从双土对凡说话的那一刻起,凡心里就清清楚楚,在那之前,凡的一切怕是双土已经都了解了。
  
  不管对方是不是朋友,都是一件不能小觑的事情,更何况自己对凡却一无所知,即便是凡这样修为的人,也会有种莫名的担心。
  
  狐狸觉得很不自在,也很不甘心,本来这是他提出来的,到最后先吃亏的竟然是自己,好在这个问题算是过去了。
  
  狐狸看了看呙元无他们,又看了看凡道:“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无论结果好不好,这都是实话,这本来是给你们准备的,反正说也说了,就算是打个样,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想怎么来怎么来?!?br/>  
  狐狸不知道怎么说出这些话的,浑身都露着不舒服,狐狸这话是让自己脱离这种险境,事后狐狸也想了,这并没有什么,他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之所以会有那样的感觉大概是太过于突然了。
  
  狐狸的想法是这样,只是有些时候想法和现实是不一样的,既然已经牵涉进来,想要出去不是容易的事情,呙元无看这狐狸笑了笑道:“这样的好事,只是我们两个参与的话,有什么意思,你也是双土的代表,不应该推辞?!?br/>  
  狐狸看着呙元无面露不悦道:“这关我什么事,我要对付的又不是你们?!焙晖拼遣⒚挥惺裁词抵市缘脑?,仅仅只是不喜欢。
  
  狐狸就是这样的人,很讨厌被人强迫,要是呙元无好好说的话,他也就不会是这种态度了,呙元无看出了狐狸的不愿意,这是一个机会,呙元无并不想放过,笑了笑道:“可是那些神仙是来帮助我们的,这样就和我们有关系了,我想他也会同意这样做的?!?br/>  
  呙元无说着指了一下凡,凡看了一眼呙元无,又看了看狐狸道:“我觉得这样很好,大家就都不无聊了?!焙昕醋欧?,没有再说出什么。
  
  在狐狸看来,对付呙元无他不需要任何忌讳,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应付凡却不能这样,无论如何凡在这场战斗中至关重要,双土也说过这件事情,狐狸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犯错误,他并不清楚这件事情最终会牵涉到什么重大的问题。
  
  狐狸不自然的笑了笑道:“我没有什么,连阵法的问题我都告诉你们了,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焙甑恼庋凳窃诒砻髯约旱奶?,同时也是给呙元无压力,告诉他这样是难不倒的。
  
  狐狸无心的话,却让呙元无有了机会,呙元无笑了笑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是都同意了,直到现在我才觉得,这个游戏是很好玩的?!?br/>  
  狐狸忍不住道:“是挺好玩的,无法确定说的都是真的吧,说没有说完也是无法知道的,这样的话还有什么意思?!?br/>  
  呙元无看着狐狸,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更加验证了他的想法,狐狸定然有什么隐瞒的,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谁说的是不是真话,对方无法确认,谎话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伴着真话的,就算是完全都是谎话,也不一定就没有什么用。
  
  呙元无道:“说的全不全或许不清楚,这是自己的事情,是不是实话倒是很清楚的,彼此都是明白人,谁看不出来啊?!?br/>  
  呙元无这话更多的还是在诈唬狐狸,生灵有很多奇怪的地方,其中的一点就是心,凡间有句话叫做人心隔肚皮。
  
  这话有很多解释,不管哪种解释都能证明一点,想要知晓别人的心思是非常困难的,这样的准则也适合在修行者之中,无论你的修为有多高,想要完全知道的对方的方法是做不到的。
  
  即便是有这样的法术,不过也是提高一定的几率,更多的不过观察,而后得出结论罢了,呙元无是有意这样说的,通常也是很有用的。
  
  还没有等狐狸反应过来,呙元无就继续道:“你们都问过了,现在改我问了,你的那阵法似乎还没有说完?!?br/>  
  呙元无看着狐狸,狐狸微微一愣,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有哪里不对的地方,确实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呙元无说的这话不错,他做的也不错。
  
  第一个问题是狐狸问的,第二个问题是凡问的,第三个问题就应该是他来问,这样做怎么看都是合情合理的,当然呙元无并没有在意是谁回答的问题,这就是人多的好处,总会忘掉一些细节。
  
  狐狸被拉来进来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心里不是很痛快,碍于凡的颜面不好发泄出来罢了,狐狸也想到了应对之法,随便说说也就可以了,反正都是自己的,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呙元无竟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阵法本来就是狐狸想要炫耀的,狐狸清楚,这阵法是没有什么方法破解的,这是双土告诉他的,狐狸对此深信不疑,更重要的是这阵法实在是太过于厉害,让狐狸自己看都有些震惊的感觉。
  
  这个阵法能很好的打击呙元无他们的信心,效果已经显现出来,就是呙元无不说,狐狸早晚也是要说出来的,狐狸笑了笑道:“你到底是这一点感兴趣,怎么样是不是害怕了?!?br/>  
  呙元无道:“确实是有点,害怕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知道了早做些准备总是好的?!?br/>  
  狐狸笑了笑道:“你怎么早做准备,这阵法又不是给你们准备的,即便是能告诉那些人又能怎么样,我不是说了吗,这是没有破解之法的,知道了又能怎么办?!?br/>  
  呙元无道:“总是要试试的,所有的事情都是相对的,有一就会有二,发现了也就好了?!焙暌汇?,看着呙元无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呙元无这样说看着是很悲观的,仔细想想就会明白说的是很有道理的,呙元无也是这样想的,所有阵法都是在一定的规则下,有很多部分组成的。
  
  想要到达最终的效果,每个环节都是要环环相扣的,其中的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小则阵法的作用大打折扣,严重的话就完全失去效果。
  
  当然为了是阵法更好的运行,施法者在施法之前,所有的细节都会做好,这也是阵法之所以难破解的原因,难破解并不是说不能破解,只要找到其中的关键点,很容易也就成功了。
  
  而且所有的东西都是相对的,这个关键点一定是存在的,也就是说任何一个阵法从产生的时候就有破解之法,这一点呙元无深信不疑,这里所说的破解之法不过是用简单的方法破除而已。
  
  事实上阵法的本质就是提升力量,要是破解的力量足够大,根本就不用那么费事,这一点呙元无生有体会,从昆的事情开始,他们经历了太多这样的事情,也正是明白这样,从狐狸说阵法开始的时候,呙元无就没有相信阵法是不能破解的,呙元无所担心的,不过是中途之中会付出更大的代价,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凡也跟着道:“其实我也想知道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闭馐欠驳恼媸迪敕?,阵法这样的事情对凡还是很陌生的,凡生活的时代,是很好有阵法这样的东西的。
  
  这也是凡所不屑于了解的事情,凡对自己的修为有很大的信心,凡始终觉得,所有的事情最终所表现的就是力量,只要力量足够大,就没有解决不了的。
  
  凡所见到过的感受过的阵法大概也就只有封印自己的那个,听狐狸说的这么热闹,凡心里也是很好奇的,听凡这样说狐狸就更得意了,再次笑了笑道:“没想到你们对此如此的感兴趣,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接着上面的话说?!?br/>  
  看着狐狸洋洋自得的样子,呙元无忍不住想要笑,想狐狸这样人大概是最容易的对付的,自大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最致命的,关键是自大的人从来都不会意识到自己是自大的。
  
  狐狸又说了一下那阵法就是激发施法者的潜力,让施法者的修为大幅度的提升,这次狐狸还说了具体的数值,至少能提升一倍,没有上限。
  
  呙元无忍不住问道:“你不是在说谎吧,这是不可能的,这样的话还用修行干什么?!边迷匏党隽俗约旱囊苫?,提升灵力变得容易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么多悲惨的事情发生了。
  
  狐狸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不相信,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相信,事实就是那样,而且这是很好证明的,等会打起来时候你就明白了?!?br/>  
  狐狸很得意的说,呙元无看着狐狸,心中忍不住想到怎么能等到打起来,打起来就晚了,呙元无看了看呙元初从,两人心里想的是一样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是不符合常理的。
  
  呙元无看着狐狸,依然察觉不出来任何异样,呙元无就在这样的矛盾中徘徊,呙元无道:“不管修为者原先的灵力多高,都会提升那么多吗?”
  
  “当然,只要在这阵法当中,就一定是这样的?!焙晁倒蟛趴汲僖?,这件事双土并没有说过,双土的原话是要阵法要以小妖为主,所有参与的小妖灵力都会得到提升,狐狸亲眼见过这样的事情。
  
  当时参与的小妖数量没有现在的多,狐狸曾听双土说过参与的人数越多效果也就会越好,邽山的情况要比他们那时多的多,效果也就会好的多,至于说参与阵法者的修为,双土并没有特别强调过,应该是一样的。
  
  听呙元无这样一说,狐狸觉得也在那一瞬间想过,若是都能提升那么多的话,那些妖王的力量岂不是要比他还要厉害,这样的想法很快就消失了,他们都是要对付神仙的,力量大了是好事。
  
  呙元无并没有看到狐狸的反应,他还在考虑那个问题,这样的事情真的存在吗,呙元无想不明白我,狐狸还在继续,这个阵法的厉害之处还是不经是这样。
  
  狐狸得意的说道:“阵法还有一个厉害的地方,想要破除阵法就只有从里面,在外面不管你有多大的力量都是不行的,有的力量越大,吸收的就越多,最终都会增加到施法者的灵力上?!?br/>  
  凡笑了一下道:“那不是还有破解之法吗?”
  
  狐狸看了看凡露出很神秘的笑容道:“这就是阵法另一个厉害的地方,想要通过阵法就一定要比阵法能承受的力量小?!?br/>  
  狐狸看了看他们,好像都没有明白,狐狸想了一下道:“简单的说就是打得过施法者的都进不来,进来的都打不过?!?br/>  
  呙元无依然很疑惑的看着狐狸,狐狸也看着他道:“怎么样还是不明白吗?你们不是很聪明吗,怎么到了这里就不行了?!?br/>  
  呙元无没有说什么,他听清楚狐狸说的是什么,也明白狐狸是什么意思,呙元无想的是这可能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阵法是怎么实现的呢,就算是一个修行者,怕也是不能做到这一点吧,可这仅仅只是一个阵法啊,这根本就无法解释。
  
  狐狸看呙元无一直没有反应,笑了笑道:“我知道了你不是不明白,不过是敢相信罢了,还以为你们什么都不害怕呢?!?br/>  
  呙元无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对着呙元初小声的道:“你觉得这样的事情存在吗?”
  
  呙元初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希望是不存在的?!边迷蘅醋胚迷?,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呙元初他们来说,两人都是最了解彼此的。
  
  呙元无和呙元初的性格完全不相通,呙元无是很散漫的,所有的事情都能以一种很乐观的态度去处理,就好像是在呙元无面前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呙元无的脾气非常好,从来都不会生气,这也是大家都喜欢围着他的原因。
  
  呙元初却不一样,呙元初总是很严肃的,几乎很少露出笑脸,一部分是呙元初本性如此,他不太喜欢表达自己,所有的事情都放在心里。
  
  还有就是他是整个瑞族村的掌舵者,有些决定需要他下,有些想法只有他能有,表面上的事情和心里有很大的区别的,呙元初的本质和呙元无是一样的,心里装着的都是大家。
  
  呙元无很少见呙元初有这样的表现,这也能表现这件事的严重性,呙元初之所以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更重要的还是他担心这一切都是真的,呙元初没有什么方法去解决。
  
  换句话说以呙元初的经验来说,这不是真的,这是不符合常理的,要是真的这样的话,这阵法就是无敌的存在,天下哪里有什么无敌的东西。
  
  即便不是真的,有什么破解之法的话,也一定不会轻易就能解决的,呙元初很清楚这背后意味着什么,没有哪个生灵是容易的,呙元初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呙元初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样的事情,他想告诉自己一切都顺其自然,到了时候也就能解决了,着急是没有什么用的,这样的想法让呙元初很不安,可是又没有什么办法。
  
  呙元初已经在局中了,每一个决定都有无数的考虑,考虑的多了顾虑也就会多,顾虑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就会一起发生,这样事情又让他不敢轻易的下决定,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也是呙元初他们最大的原因。
  
  凡并不太了解阵法,也没有觉得狐狸说的到底有什么厉害的,那些小妖始终都只是小妖,他们的修为是很低的,且不说能不能真的提升,就是真的提升又能怎么样。
  
  小妖始终都只是小妖,一旦打起来,最终靠的还是自己的力量,至于说这阵法就是一个累赘,还要操心它,狐狸依然很兴奋,这是他想要的结果,看着呙元无他们的表现,心里所有的阴霾一扫而光。
  
  狐狸现在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呙元无他们大吃一惊的样子,狐狸心里很得意,看着呙元无他们道:“怎么样,是不是后悔知道这个消息了,这就是你们的德行,总觉得自己能掌控一切是,到头来什么都做不了?!?br/>  
  呙元无没有否认,任何话在事实面前都显得如此不堪,狐狸笑了笑,顺势拿起杯子一饮而尽,空杯子在手里静止了一段时间,等到狐狸再次把杯子放下的时候,呙元无已经在看着凡。
  
  狐狸看了一眼桌子道:“我还以为你忘了呢,看来还不错?!?br/>  
  呙元无没有回话,狐狸道:“即便是这样,也轮到我问了?!边迷扌α诵σ廊幻挥兴凳裁?。
  
  狐狸脸色一变道:“你们是从哪里的来的?!?br/>  
  呙元无道:“自然是从来处来了?!?br/>  
  狐狸一愣道:“你这样和你的身份就不相符了吧,你们可是正义之士,这样说凡兄也不会答应?!焙昕醋欧?,凡端起茶杯轻轻碰了一下嘴唇。
  
  呙元无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即便换个答案也是一样的,并不会得到什么,我们从昆仑山来,昆仑山最背面的一个村子?!?br/>  
  凡还是保持刚刚那个姿势,狐狸盯着他看了一下,又转过头对着呙元无道:“你骗人,昆仑山怎么会有你们这样人?!倍笥治⑽⒁汇兜溃骸澳忝且窃诶ヂ厣降幕笆郎显趺椿崦挥心忝堑娜魏我坏阕偌??!?br/>  
  呙元无笑了笑道:“你确定昆仑山的所有的地方你都知道?!?br/>  
  狐狸着急道:“我自然···”狐狸没有再说下去,这是一个问题,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狐狸并不清楚昆仑山有多少地方,昆仑山天下第一仙山,里面到底居住了多少高人没有谁能说的清。
  
  更重要的这些人不喜欢他们的地方被找到,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方法隐藏起来,一般修为的人到了昆仑山看到的和真实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的。
  
  当然这些都是不出世的高人,没有谁招惹他们,他们也不会去招惹其他人,有能力不做一件事和没有能力去做,完全不是一回事。
  
  有一句话在妖界流传甚广,敢得罪天庭人或许有,敢冒犯昆仑山的没有,即便有些许夸张的成分也能看出来昆仑山厉害的地方,狐狸明白呙元无是什么意思,明明知道有问题,却又说不出来。
  
  狐狸有些气急败坏的道:“那这一个问题不算,你什么都么没有说?!?br/>  
  呙元无道:“我已经说了,我们就住在那个地方,你要不信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我能证明的就只有一点,我说的是实话?!?br/>  
  狐狸看着呙元无道:“你这样说就没有意思了,谁能证明你说的是实话,现在又不能到昆仑山去看看?!?br/>  
  呙元无笑了笑道:“去了也没有什么用,我就住在那里,可是你却找不到,所以我说从来处来并不是瞎话?!?br/>  
  狐狸猛然站了起来道:“你这是耍赖,这样很不公平?!边迷蘅醋藕?,对于狐狸的这个问题呙元无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就是狐狸带到瑞族的大门口,狐狸也是不可能进得去的。
  
  呙元无在意的是狐狸的反应,为什么会如此过激,真的只是想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能说明很多问题,首先狐狸是跟着双土的,狐狸想知道的也就是双土想知道的。
  
  狐狸一开始就是这个目的话,表明双土一定不是瑞族的人,要是瑞族的人,即便是无法进入村子,也是知道村子的存在的。
  
  在这个基础上,呙元无的想法也就可以否定了,双土并不是呙圭,甚至两人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不是这样的话,狐狸表现倒像是吃了很大亏的样子。
  
  只有一个原因,狐狸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阵法是真的,至少在狐狸看来是这样的,这样的话他们就会遇到一个更大的问题,狐狸边发作边看着凡,眼神很迫切。
  
  狐狸希望凡能出来说什么,只要凡有任何异议,呙元无他们就不能有任何的反驳,这样问话才会更有意义,凡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悠闲的喝着茶。
  
  如果不是狐狸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要忍受的话,一定会冲上去把他的茶打掉,什么茶那么好喝,狐狸没有这样做,凡也开口说话,只是他的话并不是狐狸想听到的。
  
  凡道:“我觉得他们说的是真的,现在该我问了?!?br/>  
  狐狸终于发作了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要忘了我们是一伙的,你这样做对你没有什么好处的?!?br/>  
  凡看着狐狸道:“你这样做对你是没有好处的?!焙甑娜方粑?,愤怒的坐下。
  
  凡迟疑了一下道:“其实我想问的女娲对付我的那个阵法到底是什么样的?!?br/>  
  呙元无和呙元初对视了一下,呙元无道:“这个阵法没有名字,只有女娲娘娘才能发动,所需要的条件很多?!?br/>  
  呙元无把知道的阵法的内容都说了,这并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呙元无甚至有些奇怪凡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脑子里有奇怪的念头,凡难道不知道吗,不知道为什么会表现的如此从容。
  
  这个问题又引发了另外一个问题,凡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阵法的,是谁告诉他的,从昆的表现来看,阵法的事情灵是不清楚的。
  
  凡从出来到现在,呙元无他们一直都在,凡并没有机会出去,知道这个阵法的就只剩下经历昆仑山那件事情的人。
  
  当时确实有很多人在场,可是听到死的死,保证不说的不说,呙元无确实没有见到和昆仑山一样的妖王,阵法的事情到底是谁告诉凡的。
  
  难道昆仑山当时还有外人在,这样的念头在呙元无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呙元无并没有把它当成一回事,听了呙元无的话,凡陷入沉思。
  
  狐狸倒是很鄙夷的笑了一下,看着呙元无他们道:“你们还真的会吹牛,这样的事情都说的出来,阵法就是阵法哪里有那么多奇怪的条件,真是这样的话怎么发作,岂不是发挥不出来?!?br/>  
  呙元无笑了笑,狐狸的疑惑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第一次听到这内容的时候,呙元无也是一样的反应,一个阵法需要那么多的条件,这阵法不管作用多大,都是不能用的。
  
  呙元无并没有第一时间见到按阵法,事后呙元初和他说的时候,呙元无表现出自己疑惑,呙元初也给他解释了,说这是女娲娘娘说的,呙元无也就没有什么怀疑的,同时也侧面证明了这阵法的厉害之处。
  
  在呙元无看来,这样的阵法不要说封印灵,就是重新开天辟地也是可以的,凡想了想道:“我们当初就是被这阵法给封印的,现在看来还真的是不亏啊,我们也算是有面子,竟然有这么大的阵仗,我说女娲也没有这样的力量,不过是借助盘古大神的力量?!?br/>  
  凡说着笑了起来,把杯子中的茶一饮而尽,最终重重的摔在桌子上,狐狸看的一愣一愣的,就是呙元无他们也有些面面相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唯一清楚的就是凡面色红润,眼睛的满是兴奋的光芒。
  
  等到凡又坐下之后,狐狸的眉头皱到了一起,他实在想不明白凡到底是怎么了,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那种被封印的滋味可一点都不好受,凡看着呙元无道:“盘古大神的力量哪里来的?!?br/>  
  呙元无笑了笑道:“你这应该是第二个问题,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也不是很清楚?!狈部醋胚迷?,呙元无也看着他,之后凡叹了口气。
  
  呙元无并没有说谎,他确实是不清楚,昆仑山的事情之后,呙元无他们就认为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最重要这样阵法只有女娲娘娘能使出来,他们知道也没有用,女娲娘娘没有要告诉他们的意思,他们也就不会问。
  
  狐狸冷笑一声道:“又来这一套,不想说就不用说,还说什么大言不惭的话?!?br/>  
  呙元无依然笑了道:“现在又轮到我该问了?!?br/>  
  狐狸笑了笑道:“这些好了,总有报仇的机会了?!?br/>  
  呙元无看着凡道:“你们到底有多少?”
  
  凡一愣,还没有回话,狐狸就道:“这算是什么问题,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你们到底要干什么?!?br/>  
  呙元无道:“问题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为什么,想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闭馐沁迷抟恢毕胫赖奈侍?,虽说之前呙元无他们也听女娲娘娘说过,女娲娘娘说的并不是很清楚,似乎有意要隐藏什么。
  
  呙元无不知道凡会不会说,说了有没有什么用,他的想知道的,凡笑了一下道:“这是你要问的,还是女娲想知道的?!?br/>  
  还没有等呙元无回答,凡又道:“女娲怎么会不清楚,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告诉你们?”
  
  凡看着呙元无,就好像能从他脸上找到答案一样,又忽然笑了笑道:“我明白了,是她不好意思说吧,自己做了亏心事,不好意思说吧?!?br/>  
  凡说过看着天空大笑起来,呙元无听着这笑声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厌恶还是别的什么,凡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告诉你们,也让你们这些所谓的好人好好看一下,你们所谓的那些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br/>  
  别的话凡并没有多说,所有的事情他都记得很清楚,只是有些事情不愿意提起罢了,按照凡的说法一共有四个灵。
  
  即使心里有所准备,呙元无还是忍不住之皱起了眉头,算着凡一共才两个,也就是说至少还有两个没有出现,呙元无实在是经不起折腾,要是这样的事情再来那么两次,他们就真的不用活了。
  
  这样的想法只是一瞬间的,呙元无很清楚,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这就是他们的劫难,呙元无不为自己担心,他已经享受过太多好日子,遭受苦难也是应该的,只是苦了呙沐他们。
  
  这件事情是无法避免了,他们能做的似乎也就只有好好修炼了,狐狸看着呙元无道:“怎么样,有些事情知道了并不是什么好事吧,现在有什么想法呢?”
  
  狐狸满是嘲讽的语气,呙元无笑了笑道:“能怎么样,有问题就解决,能解决了一个就能解决两个?!?br/>  
  狐狸笑了笑道:“你说的倒是挺轻松,这里的问题你能解决的了吗?!?br/>  
  呙元无道:“事情不是还没有结束吗,总是要试试的?!?br/>  
  凡看着呙元无道:“你说要试试?”
  
  呙元无看着凡,感觉到一股杀气,呙元初已经开始准备,呙元无笑了笑道:“要是到了非做不可的时候,自然是要试试的?!?br/>  
  “哦,那要是阻挡不了呢?”凡看着天空淡淡的说。
  
  呙元无笑了笑道:“那就把还活着的时候做完吧?!边迷耷崆岬?,凡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呙元无淡淡的抿了一口茶。
  
  如果不知道之前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无法联想到两人是在彼此对话,再加上说过之后的沉默,总会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凡知道的呙元无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明白呙元无这样说一定会这样做的,不存在怀疑还是相信,话就是话,有那么一瞬间狐狸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特别的气息。
  
  狐狸也知道呙元无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他并不觉得呙元无会这样做,做了也没有什么意义,狐狸看着呙元无笑了笑道:“少说这样大言不惭的话,你什么意思我很清楚,你们根本就做不到,死了也做不到,恐怕你们还不清楚他的修为,你们早就该死了,多活了这么多年已经不错了?!?br/>  
  呙元无只是看着狐狸,以一种很轻柔的眼光看着狐狸,直到这个时候,呙元无才明白,一定要和听的懂的人讲道理是很正确的,狐狸在自己情绪中,眼睛看到的一切的只是归于到他说的是对的。
  
  呙元无什么都不说,不过是被他给说中了,如此而已,狐狸看着呙元无道:“怎么我说的是对吧,你们这样的人就是这样德行,嘴里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这样的人早就不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br/>  
  狐狸依然一副气哄哄的表情,呙元无看着狐狸道:“你是不是生气了,这里的事情和你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你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br/>  
  呙元无说这话的时候至少有一半是包含真感情的,确实这就是他想知道的事情,从刚才开始狐狸的反应就有些过大,怎么看都不仅仅是气急败坏的样子,未免对这里的事情有些太敏感。
  
  呙元无想知道这中间到底是什么了,也许正是呙元无提醒的时候,狐狸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他自然是否认了,话刚说到一半情绪就跟不上了,脸色微红,让那张无比平凡的脸多了一些不一样的意味。
  
  凡的气息已经稳定了下来,他依然在喝着自己杯子中茶,好像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和他是没有关系的,狐狸不再说话之后。
  
  整个气氛就都安静了起来,突然有不一样的东西产生,就会快速的蔓延,这种气氛很快就布满整个山谷,若是感觉不到也没有什么,一旦感觉到了,瞬间就布满全身,那种不舒服不是谁都能忍得了的。
  
  想动又不敢动,就好像无形中有了约定一样,大家都不能发出任何一点声响,这个规则一旦被打破了,就会有人受到严重的惩罚,事实是什么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用,那种对日如年的感觉实在是难受。
  
  这样的气氛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想要破坏也很简单,只要有任何一个动一下都是可以的,不管这个是谁,都是可以的。
  
  不知道谁终于有了声响,虽然不是很大,所有人却都能听的见,这样的状态瞬间也就解除了,不需要什么过程,瞬间就的达到最理想的状态。
  
  凡的气息已经完全平息了下来,呙元无也是如此,呙元无有些疑惑,不知道他的这个动作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发生在凡之前还是凡之后,不同的话就会产生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呙元无不让自己去想,他们又度过了一次危及,这是好事,呙元无说过的话从来都是出自真心的,还是那句话,他们所有人都护毫不顾忌为了某些事情去死,可是不到要死的时刻,能活着还是要活的,活是一切的基础,只有活着才会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