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450章 0450 他不能出手

第450章 0450 他不能出手

赵扬轻轻抬起一只手,手掌紧握成拳。
  
  他表情冷漠,但眼神火热,显然是已经准备给宋佛来一次强势攻击。
  
  所以宋佛如临大敌,周身所有修为几乎全部调动起来,支撑起属于他的防护力量。
  
  虽然他并不清楚出窍期强者的攻击究竟有多么强大,但他非常清楚,这种攻击根本不是他能抗衡的。
  
  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在赵扬的一击之下受点伤。
  
  赵扬的拳头,冲出那层属于他的虚影,朝着宋佛的胸前悍然砸出。
  
  拳头的末端,飘荡着属于赵扬出窍期的修为力量。
  
  那股力量,该是摧枯拉朽一般的强大!
  
  “如果他不能出手呢?”
  
  鸟山富轻轻收回手掌,摩挲着掌心里沾上的茶碗的陶瓷碎末:“他很强大,他防护力量在我们面前近乎无敌,他已经可以无视一切攻击,但——他不能出手?!?br/>  
  “因为他一出手,立刻就会被发现,他的攻击力量几乎为零?!?br/>  
  轻轻吹了一口气,把掌心里最后的一点陶瓷碎末吹飞,他玩味的笑着:“所以他九年来,从来没有出过手。今天晚上,也是这样?!?br/>  
  吉田少佐惊骇莫名,暴睁着双眼,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门主”
  
  宋佛不可思议的站在原地,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撑起了全部防护力量的他,挨了赵扬一拳之后,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来自赵扬的肌肉力量,他的胸口不能说不疼。
  
  然而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没有被赵扬这一拳打飞,更没有被赵扬这一拳打伤,甚至感觉不到属于赵扬的任何一丁点的先天真气的力量。
  
  这只是一拳,和寻常壮年人的一拳并无区别。
  
  “还是不行啊”
  
  赵扬叹息着,苦笑着,收敛神识,身上的虚影攸然散开,消失不见。
  
  丹田之中元婴之上的束灵丝线,现在虽说松动了,能够让他的力量外显,但是真正到了调动力量出击的时候,束灵丝线还是会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束缚着赵扬力量的主观调遣。
  
  只有在赵扬面临威胁的时候,先天真气会自动激发,生成防护。
  
  但,赵扬想要调动力量展开攻击,却是万万不能。
  
  “九年了,我唯一的进步,就是能够自保?!?br/>  
  赵扬有些落寞的站在门口,望着外面深沉的夜色,喃喃说道:“如果能够和以前一样出手,该有多好啊”
  
  他不能出手,因为他一出手,就会立刻让人发现,其实他的力量只是看上去很美,很强大。
  
  所以他今晚只能默认了没能杀掉山田武雄的事实。
  
  他很无奈。
  
  他很不甘心。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乞丐,在大年初六这天上午,十分不甘心的看着自己那半块昨天晚上省下来的馒头被人踩在脚下,使劲碾压。
  
  但他不甘心也只能忍了,哪怕踩他馒头的人看着年龄并不比他大,论个头论体力,他只要伸伸手,就能推对方一个跟头。
  
  因为,对方是一个十一二岁的日本小孩。
  
  “华夏乞丐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你看看这个家伙,连馒头被我踩了,都不敢吭声。哈哈”
  
  穿着和服的日本小孩放肆的大笑着,还不忘跟身边跟着的其他同龄人得意洋洋的说道:“你们华夏的乞丐,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的?”
  
  跟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小孩,看模样倒更像是华夏人,他们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在日本小孩面前卑躬屈膝的模样却已经学了一个十足十。
  
  “那可不一定!”
  
  一个小胖子讨好的笑着,说道:“不过遇到信夫少爷你,肯定都是这个样子的——又有谁敢在信夫少爷面前随便抬头呢?”
  
  “啊哈!”
  
  名字叫信夫的日本小孩很满意小胖子的回答,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以我爸爸的实力,你们华夏所有人都得跪舔我爸爸的木屐!”
  
  蓬头垢面的小乞丐耷拉着脑袋,唯一的念想是,在这个日本小孩走掉之后,他的半块馒头还没有被踩得彻底不能吃。
  
  “那就来给你爸爸我舔舔皮鞋吧!”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忽然间在不远处响起,听着声音也只是一个小孩子。
  
  信夫勃然大怒,豁然回头,就看见大观剧院正门对面墙根处的长椅上,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带着另外一个四五岁的混血儿小男孩在那里晒着太阳玩陀螺。
  
  “八嘎!你的什么的干活?”
  
  信夫怒气冲冲的喝道:“居然敢对信服少爷我这么说话,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陪他一起的两个华夏小孩,除了那个小胖子,还有一个瘦瘦的,穿了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他抢在信夫前面,飞步冲到这个小男孩的面前,大声骂道:“混账东西,胆敢这么放肆!看爷爷我怎么收拾你!”
  
  他抬手朝着小男孩的脸上抽下去,实指望这一巴掌抽得结结实实的,最好一巴掌把这个小男孩抽得嚎哭起来,以便讨得信夫少爷的欢心。
  
  谁知道,他一巴掌抽空,差点没把自己闪着。
  
  而那个小男孩,身子后仰之间,躲开了他的巴掌,再抬头,却是一拳头直接捶在了瘦皮鞋的肚子上。
  
  “哎哟——”
  
  瘦皮鞋脸色一下涨红了,捂着肚子蹲下去,愤怒的叫道:“你这个小贱皮,好大的力气!”
  
  “闪开!”
  
  信夫跑了过来,一把推开瘦皮鞋,叉着腰对那小男孩说道:“小子,你完了!实话告诉你,你现在跪下来,舔舔信夫少爷我的脚趾头,或许本少爷还能饶你一条狗命!否则的话,哼哼!你死定了!”
  
  “日本小孩跟日本人一个德行,果然是听不懂人话的!”
  
  小男孩嘶嘶冷笑着,对小胖子说道:“小狗腿子,你告诉这个日本小孩,乖乖舔干净我的皮鞋,今天饶你不死!”
  
  混血儿小男孩学着他的样子,朝信夫挥挥手里抽陀螺的鞭子:“饶你不死!”
  
  “混蛋!”
  
  小胖子好似受到了直接侮辱,脸上的肌肉使劲抖动着,气呼呼的骂道:“你们两个小混蛋真是找死!”他抬手也要打,但他吸取了瘦皮鞋的教训,不敢朝着那个小男孩招呼,却是朝着四五岁的混血儿挥起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