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416章 0416 活着的神祗

第416章 0416 活着的神祗

淡定,是可以伪装的。
  
  正如空城计,没有一兵一卒的淡定,必然是伪装出来的,谁能保证操琴的诸葛亮内心一点不颤抖?
  
  然而,赵扬是真的没动。
  
  就像是鸟山富的感知一样,哪怕是在井之上次郎的攻击就要抵达他的身体的时候,他的肌肉也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相对应的反应。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人受到威胁时的本能反应。
  
  如果这样的反应的不存在,只能说明,井之上次郎的所谓威胁,并没有让赵扬真正视为威胁。
  
  换而言之,别人眼中风雷一般的攻击,在赵扬看来,根本就没有半点威胁。
  
  唯有如此,才能解释赵扬为什么半点反击都没有。
  
  只是,这也只是解释
  
  井之上次郎出手,赵扬无声无息的关闭了自己的五识,任凭井之上次郎什么样的攻击,其实都不能辽东他的心弦。
  
  因为他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
  
  他的五识关闭,就已经关闭了对外界任何波动的最直观的感觉。
  
  只剩下感知。
  
  感知来自神识,来自生命最深处的本能。
  
  在他的感知之中,井之上次郎其实从一开始就没准备直接出招。
  
  井之上次郎所有看似凌厉的攻击,其实都是试探,赵扬的感知之中,根本就不存在致命的威胁。
  
  所以他不动,也不需要动。
  
  他的神识保证了他现在的状态是一片宁静,水波不惊。
  
  “这还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感知之中的井之上次郎,已经连续出招一百二十九次,每一次都精准的控制在即降落在他身上的刹那收招,从无一次失误。
  
  这样的对手,如果是九年前不曾受到束灵丹困扰的赵扬,真心想要畅快淋漓的战一场。
  
  只是,现在的他却不得不考虑,空城计总不能一直唱下去,想要通过消耗体力的方式,让一个身高足足一米九开外的武士自动收手,是不可能的。
  
  所以赵扬有些隐隐的苦恼,究竟怎么样才能结束这场看上去根本看不到尽头的战斗?
  
  “嗯?”
  
  不知道是不是赵扬的“沉默”保持了太久的缘故,赵扬的神识经过长时间的持续工作,变得越发敏感起来。
  
  在这样的敏感之间,他的神识无意之中发现,尽管他的身体始终保持不变,他身体内的力量并非一成不变。
  
  当井之上次郎的攻击即将到来的时候,他的那些被束缚在丹田之中的力量气息,总是随之呼应。
  
  尽管看不到他们离开丹田,但他们的确是在丹田之中左右前后上下摇摆,似乎是随时准备应对井之上次郎的正面攻击一样。
  
  “是了,为了面对真正的威胁的时候,这些力量气息才会真正被触动?!?br/>  
  赵扬下意识的回想起来,前些日子在吉南市的时候,当那两颗致命的子弹西来的时候,他的力量气息自动的生出反应。
  
  尽管那种反应并不足以让他和以前一样的刀枪不入,但是瞬间生发的反应,还是将子弹直接挤压在了皮肉之间,阻止了它们直接对他生命的威胁。
  
  “总不至于要等到井之上次郎的攻击落在身上,这些力量气息才会再次反应吧?”
  
  心念一动之间,赵扬的神识直接返回到了丹田之中。
  
  井之上次郎一百多招的试探,带给他力量气息的本能反应,在他的神识返回丹田的刹那,忽然击中爆发。
  
  那一股始终受到束灵丝线缠绕的先天真气,忽然间就爆发开来,向外蓬勃而出。
  
  强大的威势,将束灵丝线撑出一道道的缝隙,促使这一道道的力量,在这些缝隙之间,向外冲飞出去。
  
  先天真气出体,在他的身体四周萦绕出一层淡淡的光华。
  
  一个放大版赵扬的虚影,顷刻之间将他本人的身体完全笼罩其中。
  
  他抬头,他看。
  
  他的目光落在虚空里,又像是直接落在了井之上次郎的身上。
  
  “玩够了么?”
  
  赵扬浅浅淡淡的问了一声,他身上的肌肉随之而动,一些看似空门的区域,终于正式暴露在井之上次郎的视野之中。
  
  “好!”
  
  井之上次郎轻喝一声,一只拳头赫然砸下,直奔赵扬的胸口。
  
  轰得一声闷响,那层刚刚被他看清的赵扬虚影光芒大作,将他弹飞出去。
  
  砰!
  
  井之上次郎硬生生的摔倒在演武厅的地板之上,向后滑出十几米,直接撞在了演武厅尽头的巨幅画作之下的墙壁上。
  
  一块块地板,在他划过的线路上爆裂开来,一块块的木茬在空中四下飞溅,看上去就像是下了一场木茬雨。
  
  “你”
  
  井之上次郎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
  
  但在他双脚踏足地面的同时,他的脸色骤变,一大口的鲜血首先喷洒出去,点点滴滴的落在地面上。
  
  紧接着,他曾经砸在赵扬胸口上的那只拳头之中传出咔咔咔的脆响,一根根的骨节碎裂开来,一直碎到他的前臂骨中段,才终于停止。
  
  再抬头,他看到赵扬兀自站在原地,在那一层人形虚影的笼罩之下,看似无上崇高,高不可攀。
  
  这一刻,井之上次郎忽然就有一种错觉,就好像看到了活着的神祗
  
  三个国民政府军统特工伪装而成的黄包车司机欲哭无泪的聚在虹口道场大门的斜对面路边,如果再让他们重新选择一次,哪怕小花点了头,他们也不愿意拉着赵扬他们三个人来这边。
  
  身为潜伏特工,他们不怕死,为了打击日本人,他们并不惧怕为了国家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但现在这又算什么?
  
  就因为送了赵扬他们三个人来到这里,留下来等着拉他们再回去,结果就被日本宪兵队给围了。亲眼看到至少有五十名宪兵在江崎少佐带领下来到虹口道场的时候,他们三个特工就十分担心今晚这一行的安全问题,谁知道,其中三十个日本宪兵进了虹口道场之后,剩下的二十几个宪兵,居然被江崎
  
  少佐命令着,全都举起枪来,对准了他们三个。
  
  “一个都不许乱动!”江崎少佐冷冰冰的命令他们:“今晚,你们注定要留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