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276章 0276 局

第276章 0276 局

“你们干什么的?”
  
  走在最前面的社工党员叫出声来:“我警告你们,不要乱来!”
  
  对方有人冷笑道:“对你们这些社工党,有什么乱来不乱来的?抓起来!”
  
  “该死!”
  
  大海心里暗骂一声,就想掏枪。
  
  冷不防他身边的钢蛋伸手拉了他一把,不动声色的朝他使了一个眼色。
  
  大海一怔,再回头,豁然发现,堵住他们去路的那帮人中,有几个看着比较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别让他们吵吵!把人先绑了,堵上嘴!”
  
  但见那帮人中有人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上前就拿绳子把一个社工党员的双手反剪住,缠上了绳子。
  
  那个社工党员挣扎着,碰掉了这家伙的帽子,露出了他的脸。
  
  大??辞辶怂撬?,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钢蛋上前一步喊道:“都别乱来,这可是赵大当家的的家门口,你们胆敢乱来,小心赵大当家的回头找你们麻烦!”
  
  “我们国民政府办事,还要看他脸色?”
  
  栓柱咧嘴笑着,一边绑人,一边指挥另外一个兄弟说道:“来人呐!就上面那个小子,一看也是社工党,也给绑了!”
  
  二十几号人齐刷刷的动手,很快就把人全绑了,也把绝大多数人的嘴堵了。
  
  趁着堵嘴的还没过来,大??吭诟值吧肀?,小声问:“钢蛋兄弟,赵哥这是唱哪出?”
  
  钢蛋嘿嘿笑道:“你等着看戏吧?!?br/>  
  “不许交头接耳!”
  
  栓柱人五人六的走过来,直接拿毛巾把钢蛋嘴塞上了。
  
  紧接着,就有一辆大卡车从前边路口转出来,把人全部赶上了车。
  
  半小时之后,大卡车开进了吉南城西郊一处废弃的大院子里。
  
  栓柱带着跟车过来的兄弟,又把人全部赶下车,逼着他们一字排开,站在了一大片乱草旁边。
  
  “准备!”
  
  栓柱一声令下,就有十四个兄弟举起了三八大盖,咔咔咔打开保险,把枪口对准了被绑的人。
  
  “社工党嘛,抓住了就该直接枪毙!”
  
  栓柱有模有样的站在最前方,叉着腰说道:“上头交代了,你们这些人都得死!一个不能留!临刑前,给你们个机会,每个人有什么想说的,抓紧说,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被绑的人全都看出来了,这不是开玩笑的,真的就是要执行枪决了。
  
  眼看着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远远对准了自己,社工党员们个个激愤,喉咙里发出一声声难听的怒吼。
  
  “??!”
  
  栓柱拍拍脑袋,说道:“忘了,你们都嘟着嘴呢,没法说话!来人呐!一个个给他们张张口,听听他们说什么?”
  
  两个一边站着的兄弟当仁不让,上前挨个摘毛巾。
  
  “你们这帮走狗不得好死!”
  
  第一个人喊了一嗓子,接着又被他俩把嘴堵上了。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英勇的社工党员们,即便是面对死亡,也没一个求饶的,更没一个交代自家后事的,都在那里诅咒国民政府的狗腿子不得好死,还有人喊“社工党万岁!”
  
  一直到第九个人,出现了情况。
  
  这个人的嘴刚刚恢复自由,立刻大叫道:“我是王均川王老板的人!我是自己人!”
  
  他这一嗓子,跟别的社工党的基调大相径庭,别的社工党员刚刚还在挣扎着,似乎是在抗争着什么,一听这人的这个话,顿时全都怔住了。
  
  一双双不可思议的眼睛看着这人,很快的目光就变成了激愤。
  
  傻子这个时候都听的明白,这人是叛徒,正是因为他,才导致所有参会人员被捕。
  
  大??戳烁值耙谎?,心里稍稍的松了口气。
  
  今天的会议主题是肃清内部叛徒,但就今天的会议来说,究竟是谁出卖了大家,还是一个大难题,他甚至担心,潜藏在内部的这个叛徒一旦认清了其他参会人员的脸,会展开又一场血雨腥风的抓捕。
  
  究竟怎么把今天的叛徒抓出来,一直都是大海头疼的问题。
  
  然而,栓柱他们上演的这出戏,却是十分干脆利落的把这个人找了出来。
  
  “你说你是王均川王老板的人?那你知道王均川是日本人的人吧?”
  
  栓柱大大咧咧的上前,照着这人脸上轻轻拍了几巴掌,冷笑道:“少在这里浑水摸鱼哈!今天收拾了你们,明天就去收拾王均川!”
  
  “冤枉??!我真是自己人!”
  
  这人喊道:“鲁东省特勤处的处座是我上线,我一直都负责王老板和处座的联系,今天开会的事就是我的提前通报的!各位兄弟,你们不信可以直接向处座求证?!?br/>  
  “看你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我看就不用求证了?!?br/>  
  栓柱露着大白牙咧嘴一笑,摆摆手:“松绑!”
  
  二十几号兄弟放下枪,一拥而上,把其余所有人的生字全都解开了,就留下这个叛徒不松绑。
  
  这个叛徒有点懵,嘴里叫道:“错了!错了!我才是自己人,他们都是社工党!他们都该枪毙!”
  
  “最该枪毙的就是你!”
  
  大海走过来,冷冰冰的看着他,骂道:“你这个可耻的叛徒!”
  
  钢蛋却是捶了身边一个兄弟一拳,笑着骂道:“你个臭小子,把老子也绑这么紧?”
  
  那兄弟笑道:“不绑这么紧,看着就太假了!钢蛋你受受累吧!”
  
  “你们”
  
  叛徒彻底傻眼了,他就算再傻也看出来了,今天这事根本就是一个局,是专门等着他自己跳出来的局。
  
  用假枪决逼出真叛徒,是赵扬设的局。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在生死关头,最先崩溃的一定不是社工党员,叛徒面对枪口的时候,不需要别人逼,自己就能跳出来。
  
  当然,为了保证整体效果,他的局在最初的时候,甚至连大海都瞒着,唯独私底下给自己的弟兄们做了交代。
  
  事情画上圆满句号,栓柱和钢蛋告辞离开,回到家,找赵扬把事情汇报了一遍。
  
  “辛苦你俩了,回去好好休息?!卑阉┧妥?,赵扬看着书房椅子上忐忑不安落座的两个和尚,微笑着问道:“两位,正式认识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