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67章 0067 经不起推敲

第67章 0067 经不起推敲

<!--style="display:none;"-->
  第67章0067经不起推敲
  “赵哥”
  大海为人沉稳,别看那他身手不错,但很多时候给人的感觉偏于木讷。这一方面是性格使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工作需要,必须要学会掩饰自己的情绪。
  可是现在,面对着赵扬这个问题,他真心的不是伪装,是真的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们不是坏人,我知道。而且我觉得你人也算实诚?!?br/>  赵扬似笑非笑的说道:“如果你说你没去过码头的话,我就不跟你多说了。但是既然你挺诚实的,我想我们是不是也都坦诚一点?!?br/>  大海真心的错愕着,问道:“赵哥,你,你在码头看见我了?”
  赵扬轻轻摇头:“我注意到了,出入码头的人身上都有一股子河水的味道。你身上的这种味还没散尽呢?!?br/>  大海无声苦笑,敢情问题出在这儿了。
  但,换了别人,谁有可能注意到气味这种事情?
  更何况,就在码头上走了一遭,能有多大味?
  大海心里暗自吃惊。
  “兄弟!俺们都知道你不是坏人,你要是个日本人你试试,这会儿早拿枪杆子戳你头了?!?br/>  栓柱勾了大海的脖子,笑嘻嘻的说:“俺们大老远就看见你在这里瞎转悠。磨蹭着不走,专等着俺们快到了你才上路?!?br/>  “呃”大海问:“这么明显?”
  赵扬说:“经不起推敲?!?br/>  大海只能继续苦笑;其实主要也是事情有点仓促,“巧遇”制造的太突兀,换了正常时候,提前做好周密计划,也未必就这么容易被人识破。
  “那我就不绕弯子了?!?br/>  大海觉得这样跟赵扬打交道也挺好:“赵哥你们是不是想接手码头?”
  赵扬没否认:“在考虑,很多情况都不熟悉,拿不准?!?br/>  “那我有个建议?!?br/>  大海说:“码头上我有一些熟人,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多了解了解?!?br/>  赵扬看他一眼:“你们的人?”
  大海揉揉鼻子,路上左右看看,确认来往人员和车辆离着他们都不近,就点了点头。
  赵扬脸上表情一松,说道:“那行吧,你要方便就联系联系,尽快。好吧?”
  事情之顺利,让大海有些意外,他充分感受到,和赵扬坦诚相待的好处,整个人紧绷的弦也放松下来,说道:“赵哥放心,这事你等我消息。我先走?!?br/>  “等会儿?!?br/>  栓柱叫住了他,好奇的掀开他的帆布包,问道:“你这是弄得啥?啥叫电话?”
  “电话是种联系工具?!?br/>  大海解释说:“比如说我这里有事要找城里的谁谁谁,按说是不是就得跑着去找人家?有电话的话就不用,直接给他打个电话,在电话里就能给他说?!?br/>  栓柱眼神就是一亮:“这玩意好??!大哥,咱要在山上安个这玩意,在城里也安一个,那咱想知道山上有什么事,直接打个电话问问就行了?!?br/>  钢蛋咧嘴笑道:“那我一天给山上打个电话,问问二狗子,大黄吃的啥喝的啥?饿着没?”大黄是他养的狗。
  赵扬忍不住一笑,问大海:“山上没法安吧?”
  大海点点头:“是,电话线主要是在城区和近郊有,南部山区那边还没铺上?!?br/>  栓柱心里给猫抓一样,说:“那你得抓紧??!山上的人也许要电话?!?br/>  大海很无奈:“这事我说了不算,得上头定计划?!?br/>  钢蛋问:“那我们家能安不?就现在住的那个地方?!?br/>  “安没问题,不过”
  大海说:“以前这事归国民政府的人管,我们电话局说了就算,交了安装费,谁都能安。但现在日本人管事,得日本人点头?!?br/>  当天下午,赵扬他们租住的那间东厢房里,电话就接上了,是大海和电话局另一个同事,带着日本人的手令接的线。
  商埠区电话线密布,接一条线过来很容易,但对周围的街坊邻居来说,却是不多见的西洋景,很多人在胡同里围观。
  “咱胡同里居然还有人装电话?这不大户人家才装的吗?”
  “可不就是吗?咱一帮苦哈哈,装电话给谁打?”
  说什么的都有,但对于栓柱和钢蛋来说,这个电话的实用价值远不如新鲜劲更重要,俩人等电话接好了线,拿起话筒就兴高采烈的问:“喂喂喂,你是二狗子吗?大黄干嘛去了?你叫它过来喊两声我听听”
  俩脑袋凑在话筒边,唯一能够听到的就是嘟嘟嘟的盲音。
  大海有点小无奈,说:“打电话得拨号,不过你们那边没电话,也就没号,打不过去?!?br/>  栓柱和钢蛋有点兴致阑珊,钢蛋再一次的强调说:“你们得定个计划,赶紧把线扯到山上去?!?br/>  “我给上面提提,看能行吗?”
  大海没办法,随口应着,趁他同事在外面给电话线贴绝缘胶布,小声对赵扬说:“赵哥,人联系了,明天中午能见个面。就是有个小麻烦,现在码头上乱,人走不开,咱得过去?!?br/>  赵扬点点头:“明天上午就在今天见面那个地方先碰头吧,咱一块儿过去?!?br/>  差不多同一时间,关鸣塘深刻怀疑自己活不到明天了。
  地点是在日本大使馆福田彦助的办公室,盛怒之下的福田彦助左左右右甩了他六七个耳光,最后连枪都掏出来了,叭叭叭连开三枪。
  不是福田彦助最后关头偏移了枪口方向,关鸣塘当场就得倒下。
  事实上,关鸣塘是真倒下了——不是被打倒的,是被吓倒的。
  “普利门十三名帝国勇士当街被杀的案子,你到现在也没查出一丁点有用的线索,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居然又把罗口码头和板桥码头的事情告诉了赵扬!”
  福田彦助怒气难消,喘着粗气喝道:“关桑,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
  “太君!我对皇军忠心耿耿啊”
  关鸣塘爬到他面前抱着大腿带着哭腔说:“我是想码头乱了肯定得出事,赵大当家的力压群雄,有他出面入主码头,什么乱子都起不来。我这也是为了给皇军分忧啊”
  “你不是在分忧!你是在添乱!”
  福田彦助咬牙切齿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破坏皇军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