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65章 0065 南山岗子上的红货

第65章 0065 南山岗子上的红货

<!--style="display:none;"-->
  第65章0065南山岗子上的红货
  线,是电话线,青年身上还穿着电话局的制服,不是别人,正是经常出入小罗家的大海,季大海。
  账房先生看他一眼,问道:“看见熟人了?”
  大海点点头,一边给桌上的电话接线,一边小声说道:“那就是现在和小罗住一个院的人,采石岗上下来的大当家?!?br/>  账房先生一怔,下意识的朝外多看了两眼:“是他?你确定?他来这里干什么?”
  大海沉吟了一下,问道:“老唐,你说会不会跟码头乱象有关?”
  账房先生若有所思,说道:“要真是这样,对罗口码头来说,未必是坏事?!?br/>  大海问:“怎么?”
  “你想啊,六爷是谁杀的?还不就是他?”
  账房先生说:“现如今码头上八房老大,估计也就他能镇住吧?!?br/>  大海下意识的点点头,拿起话筒来试着听了一下信号音,说:“那我一会儿看看,捡个机会打听打听”
  这时候,账房门从外面被人推开了,一脸横肉的马老大走进来,问道:“电话怎么样了?”
  大海放下话筒说:“没问题了,电话没事,可能就是你们把外面的线弄断了,重新接起来就没事了?!?br/>  “那行,季工,辛苦你了?!?br/>  马老大嘴上假客气着,塞给大海两块大洋,又对账房先生说:“老唐,你领季工去隔壁喝口水歇歇,我先打个电话?!?br/>  大海知趣,道了谢,跟着账房先生先出去了。
  马老大斜靠在桌子上抓起电话拨了个号,问:“黄牛在吗?”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他压低声音跟对方说:“南山岗子上的红货到码头了,不知道是不是想玩水?这货着急要吗?放时间长了怕变味?!?br/>  商埠区,一家西式酒楼一楼,柜台上的青年男接待放下电话,摘了领结,对一个漂亮的女同事说了一声:“我出去买包烟,你帮我盯一阵?!?br/>  然后,他顺手捏了捏人家的笑脸,调笑道:“想要点啥,我给你捎回来?”
  “要把刀,回来把你手剁了!”那女同事娇笑着开了句玩笑。
  男接待出门左转,到了下一个街口一头钻进了保年堂,问伙计:“田大哥在吧?我上回托他给我带的人参有货了没?”
  “哟!是张先生??!”
  那伙计认识他,热情的招呼道:“田爷在后院呢,人参的事他没说,不成您去问问?”
  “那行,你忙?!?br/>  男接待笑呵呵的应一声,熟门熟路的去了后院,到了一间房门口,敲了敲门。
  “你怎么来了?”开了门的田志勇有些意外,看看左右,确认安全,就把男接待放了进去。
  房间里不只有田志勇一个,还有一个人。
  “颂佛先生!”男接待啪嗒一下打了一个敬礼。
  颂佛先生轻轻点头,说道:“不是说没事不要过来么?今天什么情况?”
  男接待解释道:“颂佛先生,田上尉!罗口码头的老马给我挂了个电话,有个紧急情况我来汇报一下?!?br/>  “嗯?什么情况?”
  颂佛先生和田志勇对视一眼,神情就凝重起来。
  老马是国军安排在罗口码头的内线,分别和男接待以及另外一个直通颂佛先生的人,始终保持单线联系,就连田志勇也不能随随便便过去见人,为的就是密切掌握码头上的大小情况。
  为了老马的安全,假设不是大事要事,甚至都不允许老马主动联系男接待。
  男接待提到的这个来自老马的电话,立刻让颂佛先生和田志勇意识到,真是出了紧急情况。
  “他原话说——”
  男接待记性很好,一字不差的复述道:“南山岗子上的红货到码头了,不知道是不是想玩水?这货着急要吗?放时间长了怕变味?!?br/>  田志勇听的云里雾里,不明就里,看了看颂佛先生。
  “我知道了,那你先回去?!彼谭鹣壬欢嗨?,先把男接待打发走了。
  这话带着暗语,是另外那个在他和老马之间单线联系的人近期刚刚修改出来的一套东西,除了他们三个人,谁都不清楚具体意思。
  “这是什么意思?”
  田志勇听不到男接待远去的脚步声了,才问道:“什么是南山岗子上的红货?”
  “就是赵扬,采石岗上的赵大当家的?!?br/>  颂佛先生轻笑了一声:“这是老马发现赵扬去了罗口码头,他自己拿不准怎么回事,又怕时间一拖出别的变故,问咱应该怎么应对?!?br/>  “嘶——”
  田志勇诧异了:“赵大当家的昨天下午才刚回吉南城吧,怎么就掺和上罗口码头的事了?”
  “未必就一定是坏事,我反倒担心他只是闲着没事过去逛逛?!?br/>  颂佛先生揉揉自己的鼻梁,说道:“罗口码头和板桥码头在六爷和九爷手里的时候,都还听招呼,国军一撤,这两个地方就有点黄摊子,社工党在那里有活动,日本人也想插手。现在六爷和九爷死了,码头主控权肯定要争?!?br/>  “凭老马的声望和力量,想要拔得头筹,可能性太小,至于社工党和日本人,不管哪一边拿到了码头主控权,对咱们来说都不是好事?!?br/>  他得出结论:“相对来说,假设赵扬能够坐上头把交椅,这事就简单了?!?br/>  田志勇若有所思,终于还是轻轻点头:“也是,日本人想要操控码头,是想彻底打通通往渤海的河运,跟关东军增加一条运输通道,这个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日本人得手?!?br/>  “至于社工党,他们在码头上一向致力于组织工人运动,乱局之中他们才好取胜,但一个稳定的码头,对他们就极其不利了?!?br/>  他问:“那我通知老马,假设赵大当家的真要插手码头的事情,就在必要的时候配合起来?”
  “假设太虚,还是要让事情成型?!?br/>  颂佛先生想了想,说道:“老马的弟弟小马,原来跟九爷那个大长脸,好像和赵扬起过冲突,这事你让老马斟酌,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就算赵扬不清楚码头的事,也得把码头的事送到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