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64章 0064 码头内讧

第64章 0064 码头内讧

<!--style="display:none;"-->
  第64章0064码头内讧
  第二天一早,晚上在剧院睡下的赵扬先把孟毅和孟甜甜送回到陆婉媚那里,又喊上栓柱和钢蛋,直奔罗口。
  关鸣塘说的热闹,听着像是面面俱到,什么事都点到了,但赵扬对他的话不怎么信任,凡事还是要自己亲眼看看,才能当真。
  罗口,离着吉南城十几里地,三个人前半截路上还感觉周边比较空旷,除了零星的村庄就是庄稼地,走到后半截路,就发现路上的人和地排车多了起来,有些是奔城里的,还有一些是奔罗口方向的。
  稍稍一打听,往南的大都是送货到火车站,往北的基本都是奔罗口码头。
  “大哥,看来这事是真挺发财。你看看这往来的人,码头上买卖不错??!”
  栓柱很有种跃跃欲试的劲头,说:“大早上的就这么多人和车,你说一天下来,得多少???”
  赵扬淡淡说道:“要不留下你在这里数数?”
  “呃我还是活动活动腿脚吧”栓柱就是个活蛆性子,让他蹲这儿数人头,跟把他捆这儿干晒一天没什么区别。
  罗口码头,比他们三个想象之中,还要热闹得多,大小船只往来如织,大清河南北两岸的两个码头上,排成队的苦力来回奔波,搬货卸货,更有众多商人的身影穿插其中,指指点点。
  原来六爷的那些手下打手,大都清一色的黑绸布大褂白衬衫,在人群之中也非常容易找到他们的身影,眼神粗略一扫,大致就能找出几十号。
  赵扬他们很快发现,单单是在南岸码头上,这些打手也隐隐分了派别,相互之间的眼神并不怎么友好。
  “兄弟,看见马老大没有?”
  一个矮矮胖胖的商人顺路而来,看见赵扬带栓柱和钢蛋路边站着,问了一句:“说是他人来了,怎么找不到呢?”
  “马老大?”赵扬哪知道谁是马老大?
  “就是专管盐务的那个马老大,盐货走向都他说了算?!?br/>  商人有些着急,两只眼睛里慢慢的血丝:“这都两天了,他也不说什么时候走货,我那边的店铺盐袋子都见底了,他也不让走货,这不要人命吗?”
  赵扬心中一动,多问了一声:“以前没听说过这样吧?这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还不都是”
  商人把话刹了刹车,压低声音又说:“都是六爷没了,码头上几个老大闹意见争老大。听说外边还有两拨老大蠢蠢欲动,码头上这不就有点乱套了?”
  这个说法倒是和关鸣塘的说法对上号了,赵扬点头道:“看样子,他们争不出个结果,这码头上就安生不下来啊?!?br/>  “可别呀!”
  商人有点急眼:“他们争他们的,碍着咱们什么事?反正谁当老大咱都是交钱。现在倒好,有钱都找不到地方交。太耽误事了!不行,我得找马老大问问去”
  他嘀嘀咕咕的走远了,直奔码头旁边的货仓,还没等他走到地方,货仓方向却是乱套了。
  “杀人了!杀人了!”
  一个人大叫着,跌跌撞撞的从货仓内部跑出来,手上身上脸上全都是血,原本挡他前边的商人、苦力纷纷躲闪,不敢挨边。
  “有种你别跑!特么的牛老三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是你爹还是你爷!人家找你要货关我屁事!我呸!”
  另一个人抄着一个小马扎从货仓赶出来,也不远追,就站在货仓入口那里跳脚大骂:“你给老子滚!他闫计本说能走你找他去,别找我!”
  “马老大我草尼祖宗!”
  牛老三也住了脚,回骂道:“你特么是原来六爷手底下的红人,你想上位当老大是你的事,可你两天不下单,俺们弟兄吃风喝烟???闫老大是你弟兄不是?你特么谁的面子都不给,闫老大的也不给?你哎哟!打死人了”
  他前头骂得起劲,冷不防背后有七八个打手围了上来,揪住他衣服领子把他摔在地上,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矮胖商人吓得再没敢向前凑,原路返回,看见赵扬还在,唉声叹气的说:“完蛋了,牛老三是专门给贺大财主使唤的,他来找马老大闹,肯定是贺大财主先找了闫老大,闫老大同意了才来的。这贺大财主出面子都签不下单子,我这去问,纯粹找打呀”
  钢蛋问:“不找他签单子不行?直接走货就完了呗!”
  “那哪行?你这小家伙不懂行??!”
  商人瞪眼道:“货到了码头,都得先过马老大那一关,马老大不签单子,货就得进货仓,不能往外发!你想走货,你能走啥?毛都走不成!”
  钢蛋纳闷了:“那不对啊,你是要买货对吧?那卖货的呢?他不签单子,卖货的愿意?”
  “那不吗?”
  商人拿下巴指指还在继续被打的牛老三:“贺大财主就是卖货的货主?!?br/>  这时候,又一拨十几个人从码头别的方向风风火火的杀过来,上去就跟围殴牛老三的那帮人杠上了,大家倒没直接开打,你推我一把我搡你一拳,反正都是气不顺。
  新来的人里有个汉子叉着腰喝问:“马老大你什么意思?俺们闫哥都说了给贺大财主走货,你那里就是不行?”
  “废话!”
  马老大横眉竖眼的说道:“他闫计本管好他的棉花就行了,盐务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他说话?他懂不懂规矩?”
  那汉子咬牙问:“那就是怎么说都不行喽?”
  马老大瞪眼道:“不服气?来打我呀!”
  “咱们走!”那汉子咬牙切齿的爆出话来,带人架了牛老三,掉头就走。
  “什么东西!”马老大把手里的马扎摔个稀巴烂,调头走开。
  他手下那些打手呵斥周边的人:“散了散了!都散了!看什么看?”
  离此不远的一间平房里,一个中年账房先生站在窗边,看着这边的动静,皱着眉头说:“这马老大也太跋扈了,不给人面子也就算了,还把人家卖主的人打出去?!?br/>  “咦?那不是赵”
  一个青年扯着一根线在他身边直起腰,瞅了外面一眼,脸上现出意外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