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58章 0058 代号蝴蝶

第58章 0058 代号蝴蝶

<!--style="display:none;"-->
  第58章0058代号蝴蝶
  中途在采石岗下停了停,把在泰南城采买的生活用品卸下来,赵扬一行继续上路。
  趁着这个机会,钢蛋回了前面驾驶室,死活不愿待在后面车厢了——因为赵扬不搭理陶欣蕾,陶欣蕾闲不住的嘴就一直找钢蛋说那些干革命打鬼子的话,把钢蛋烦得只想撞墙。
  再上路的车厢里只剩下两个人,陶欣蕾看着赵扬,脸上有点小得意,就像总算把猎物围进了包围圈的小狐狸。
  “刚才什么感觉?”
  出乎陶欣蕾意料的是,赵扬首先打开了话匣子:“我山上这帮弟兄的生活,是不是过得比较惨?”
  陶欣蕾点头承认。
  在她的概念里,这群山贼过得不是比较惨,是非常惨。
  随便拎一个出来,至少俩月没洗头,头发脏成一绺一绺的,有些人为了省事,干脆剃成了大光头。
  穿着就别提了,补丁摞补丁在所难免,关键是还都挺脏,没一个干净利索的——也有例外,有个山贼穿着一件日军制服倒还算干净,只是上面的枪眼和血迹表明,那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我不想他们继续这么惨下去,我想他们都能过上好日子?!?br/>  抬手打断陶欣蕾想要接话的可能,赵扬接着说:“他们喊我大哥,我就有责任带着他们一起过好日子。我和他们,是一家人?!?br/>  “但你认为你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吗?”
  陶欣蕾问道:“现今华夏军阀割据,内乱不休,外国列强还在虎视眈眈,整个国家都在风雨飘摇之际。难道你不认为,最最紧要的事情是救国?”
  深吸一口气,她用一种无比沉重的口吻说道:“赵大当家的,赵扬同志,没有国家这个大家,你这个小家怎么可能好起来?”
  “你说的也有道理?!?br/>  赵扬的回答貌似温和,却不失犀利:“假设我连一个小家都照顾不好,何谈救国?”
  “你——”
  陶欣蕾气得径直站起身来:“你这是强词夺理!”
  凑巧车子猛的一颠簸,她站立不稳,照着赵扬的方向摔过去。
  脚下稳若泰山的赵扬轻轻伸手,扶住了她的腰,而她整个人却由着惯性,不可避免的撞在了赵扬的胸膛上。
  赵扬只觉胸前猛地一弹,瞬间沁入心脾的感觉,让他揽在陶欣蕾腰上的那只手下意识的就是一紧。
  “臭不要脸!”
  陶欣蕾骤然变色,一把推开赵扬,坐回棺材板上,呼哧呼哧的喘气。
  赵扬感觉被骂的很无辜,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样一来,陶欣蕾应该不会继续跟他谈那些话题了
  像走的时候一样,大卡车回城同样经过了那几道哨卡,大卡车走走停停,开进吉南城的时候,也是半下午了。
  “停车停车!我要下去!”
  刚刚行过几条街,陶欣蕾忽然结束了长时间的沉默,使劲拍打着驾驶室的后车窗。
  等车子停稳,她自己拖着沉重的黑皮箱子下了车;赵扬原本想要搭把手,却被她一声不吭的拒绝了。
  看她站在街边拦了一辆黄包车,头也不回的走掉,从前边过来的栓柱挠挠头:“什么意思这是?话都不说一句,就这么走了?”
  赵扬很怀疑陶欣蕾是在生他的气,苦笑一声,说道:“女孩子脾气而已,不用管了?!?br/>  栓柱摇头叹息道:“这小娘们,还挺有性格?!?br/>  赵扬训他:“别在背后说人家。陶小姐这个人不是坏人,就是”
  指指自己的脑袋,他又说:“就是想法太多?!?br/>  车子最后停在了保年堂的门口,在里面听见动静的田志勇赶出来,欢迎赵扬一行平安归来,进屋验了钟掌柜给的收货回执,把运费结算清了。
  “赵大当家的,这次真是多亏您仗义援手,否则的话,指望我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跑这一趟?!?br/>  田志勇很热情的说:“以后咱有机会经常合作,互利互惠?!?br/>  “一定!还请田先生多照顾?!?br/>  赵扬没多耽搁,告辞出门,重新上了那辆大卡车走了。
  这边大卡车刚刚消失在街头,长街的另一边,一辆黄包车跑过来停在了门口。
  “就是这里了?!?br/>  车上的陶欣蕾提着黑皮箱子下车,付了车钱,借着整理旗袍上两道不起眼的褶皱的功夫,小心看了看两边,低头走进了保年堂的大门。
  “哟!小姐您好!”
  一个伙计迎上前来,招呼道:“您看您需要点什么?”
  “我要三两四钱五分阿胶,顺带给我配一斤二两上好的黄酒加六两九钱的枸杞?!?br/>  陶欣蕾补充道:“斤两可别错了,会出事的?!?br/>  “小姐,您这”伙计有点懵懂,他听着这些需求,并没有药性冲突的东西,怎么就错了会出事呢?
  “这一定是准备熬阿胶膏吧?”
  田志勇接上话茬,微笑着说道:“光你说的这些还不够,还得加四两六钱冰糖、半斤冬枣,最好再来六两五钱核桃仁?!?br/>  “哟!”
  陶欣蕾嫣然一笑:“敢情遇上行家了?!?br/>  “我不单是熬阿胶糕的行家,我还是造阿胶枣的行家?!?br/>  田志勇问:“小姐有兴趣尝尝?”
  “那敢情好,不麻烦吧?”陶欣蕾问。
  “不麻烦不麻烦,阿胶枣在后院呢,小姐跟我来?!碧镏居伦贩愿滥腔锛扑担骸澳忝δ愕陌?,我招呼这位小姐?!?br/>  他带陶欣蕾进了后院的一间房子,小心关了门,这才重新露出笑容,说道:“国军鲁东省特勤一处上尉田志勇,欢迎您的到来!您是蝴蝶小姐吧?”
  “是我!蝴蝶是我代号,我的真名叫陶欣蕾,以后对外的身份是吉南大学老师?!?br/>  陶欣蕾笑吟吟的和田志勇握手,说道:“早就听钟科长提过您的大名,久仰了?!?br/>  “陶小姐不,陶老师客气?!?br/>  田志勇呵呵笑着,说道:“前几天日军大搜捕,吉南城留守的破译员老牛牺牲了,我给钟科长捎口信,让再支援一位破译员,没想到钟科长这么快就把您派过来了?!?br/>  “都是为党国服务!”
  陶欣蕾问道:“对了,听说吉南城留守特工部队是颂佛先生主持工作,他今天会过来吗?”
  田志勇点头:“半个小时后,他会赶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