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56章 0056 语蝶:说不出来的别扭

第56章 0056 语蝶:说不出来的别扭

项怀山记性不错,那辆悬挂着日本旗的大卡车碾着早晨的阳光从泰南城开出来的时候,他就认出来了,这辆车上应该有那位挺有意思的栓柱兄弟。
  
  果不其然,车子在哨卡停稳之后,栓柱就从车上跳下来了。
  
  “栓柱兄弟,你们这是准备回去?”项怀山对栓柱很好好感,主动打招呼。
  
  栓柱首先递了一条烟过来,笑着说:“是啊,在泰南城玩了一天,今天得回去了。这烟长官拿着抽?!?br/>  
  “什么意思?这可不能要?!毕罨成酵仆训溃骸澳阏馐悄梦业蓖馊??!?br/>  
  “就因为不拿项长官当外人才送你烟,不然的话就得送大洋了?!彼ㄖ恍?。
  
  这话让人听着心里畅快,项怀山也笑了,顺手把烟交给跟他的士官,问:“你们回去这趟都准备好了?”
  
  栓柱说:“都准备好了,还顺道买了点泰南城的土特产?!?br/>  
  “我不是说这个?!?br/>  
  项怀山和那严肃的提醒栓柱:“你们这条路回去,肯定得经过采石岗。我听说采石岗上的人很厉害,你们得准备点家伙?!?br/>  
  “采石岗?”
  
  栓柱愣愣神,噗嗤一声笑了,凑到项怀山的耳朵边上,小声说:“项长官,不瞒你,俺们都是从采石岗上的下来的?!?br/>  
  项怀山先是一震,看栓柱的模样不像开玩笑,脸上的表情一下放松下来。
  
  他总算明白过来,为什么栓柱敢拿着日本人当苦力使唤了,采石岗以前的凶名他知道,这个把月采石岗和日本部队的硬杠她也知道。
  
  “好兄弟!”
  
  项怀山使劲拍了拍栓柱的肩膀,说:“以后你们再来泰南城,任何哨卡拦你们,你们就提我项怀山的名字,好使!”
  
  “那敢情好!”栓柱大喜,抱拳说道:“我替我们大哥谢谢项长官”
  
  他话没说完,驾驶室的车门忽然敞开,一个人提着一个黑皮箱子跳下来,气鼓鼓的说道:“我不跟日本人坐一块,我去后边!”
  
  她头也不回,满脸厌恶,噔噔噔的就奔了后车厢,就听见后车厢那边钢蛋诧异的问了一句:“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
  
  项怀山有点好奇,指着那人问道:“这是”
  
  “别提了,是我们这次货主家一个亲戚,要去吉南城教书的,这不,让我们顺道给捎着?!?br/>  
  栓柱叹息道:“这还没正式上路呢,我都快被烦死了”
  
  真正快被烦死的,其实是赵扬。
  
  昨天第一次看到钟掌柜说的这个什么亲戚,栓柱和钢蛋倒是没觉着烦。
  
  恰恰相反,他俩那时候都觉得第二天的路途一定是美妙的。
  
  钟掌柜的这个亲戚,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非但年轻,而且貌美,一张瓜子脸上抹了淡淡的香粉,樱桃小口上涂了大红色的唇彩,加上一头油黑发亮的秀发,已经足够勾魂夺魄。
  
  更要命的是,这个女子的身材还非常好,标准的前凸后翘,按照钢蛋的说法,这女子那么简简单单的往地上一站,高耸的胸膛之上都能趴住一只大肥猫。
  
  这样一个女子,穿着一件印了暗红色花纹的旗袍,在昨天的傍晚站在房间里,就好像是一种只可能出现在梦境之中的图画一样,让栓柱和钢蛋都有点喘不上气来。
  
  谁知道,这种美好的印象没持续半小时,到了吃饭的时候,就彻底烟消云散了。
  
  原来,饭桌上钟掌柜无意中把栓柱喝多了吹牛的话讲了一遍,像是要安慰这女子一路放心的意思,而这女子却毫不客气的质问赵扬,大好男儿,既然这么有本事,就该从军,为国杀敌,驱逐鞑虏,怎么能甘于埋没在民间云云。
  
  栓柱和钢蛋很错愕,赵扬很头大。
  
  不是不好意思告诉钟掌柜这人不捎了,赵扬他们真心的不愿意带上她。
  
  听钟掌柜的说,她姓陶,叫陶欣蕾,是个小有名气的女作家,笔名语蝶,这次去吉南城,是赶赴吉南大学任教。
  
  这天早上,出于对女孩子的照顾,赵扬和钢蛋都去了后车厢,把驾驶室后排座留给了栓柱、孟毅和孟甜甜,另外留出位置来给陶欣蕾。
  
  谁知道这是刚出泰南城,陶欣蕾就玩了这么一出,直接去了后车厢。
  
  后车厢基本是空的,除了送给福田彦助的破烂棺材板,就是顺道给山上弟兄们采买的一些日常用品,陶欣蕾借着钢蛋的帮衬进来后,皱了皱眉头,坐在棺材板上就对赵扬提意见说:“你借日本人的车我没意见,怎么还用着日本人司机?”
  
  赵扬很无奈:“没人会开啊,不用他们用谁?”
  
  “不会开就学??!”
  
  陶欣蕾一脸的想当然:“这事你得听我的,不能再用日本人开车!这么大个华夏国,就跟找不出来个会开车的一样?!?br/>  
  赵扬其实理解她的这个话,也明白她这话细究起来不无道理,但这话从陶欣蕾的嘴里崩出来,听着总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
  
  谢家山下的小树林里,谢二镖带着几十个兄弟埋伏着,几十双眼睛滴溜溜的盯着树林外的大路,找寻着“猎物”。
  
  “大哥!有辆车过来了!”一个山贼眼尖,远远看见有辆大卡车从泰南城方向开过来,赶紧提醒谢二镖。
  
  其他山贼们眼神全部放光,眼巴巴的盯着那辆车,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
  
  有山贼忍不住说道:“大哥,别管这是什么车,咱干吧!弟兄们别说荤腥,都好几天没吃饱饭了?!?br/>  
  “干干你个大头鬼!”
  
  谢二镖已经看清了那辆大卡车,照着这家伙脑袋上就是一巴掌:“你特么什么眼神???什么车都敢干?没看出来这是前天咱打过一枪的那一辆?这特么是采石岗的车!能干???”
  
  那山贼一哆嗦,再仔细看看路上那辆大卡车,顿时缩了脖子,苦着脸说:“大哥,这日子可怎么过啊,大清早的看见采石岗的车这不预示着咱一天没生意吗?”
  
  谢二镖脸上也是苦哈哈的,闷声闷气的说:“那也不能干,咱们干不过人家?!?br/>  
  这时候,那辆大卡车停在了路边,栓柱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来,大喊一声:“谢二镖,出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