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48章 0048 我还会杀人

第48章 0048 我还会杀人

<!--style="display:none;"-->
  第48章0048我还会杀人
  “皇军攻打采石岗,是因为一样东西?!?br/>  福田彦助自己干掉杯中酒,开口说道:“事情要从泰南城说起,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商人无意之中在泰南城发现了一口很别致的棺材,拍了一些照片寄回国,请国内的专家鉴赏。棺材上的花纹引起了一位专家的兴趣,他对华夏文化很感兴趣,认为棺材上的花纹很有研究价值?!?br/>  “凑巧的是,这位专家跟我们军方的关系不错,就拜托军方帮忙把这口棺材运回国?!?br/>  福田彦助抬手示意了一下,让身边的女子将一些照片递过来,摆在桌上给赵扬看:“赵大当家的,您看是不是有些眼熟?”
  赵扬当然眼熟,因为赵扬就是从折扣棺材里醒来的。
  他点了点头,问:“你们就是想要这口棺材?”
  “是的?!?br/>  福田彦助说道:“都怪我手下的人太过粗鲁,没有及早把事情说清楚,否则的话,我相信我们双方肯定不会闹到这一步?!?br/>  他言辞诚恳,但赵扬却很怀疑他说的话是不是纯属胡扯。
  单单是为了一口棺材,福田彦助值得多次派遣那么多日本士兵屡次攻打采石岗?值得死了那么多人之后还坚持不懈?值得最后搭上了弟弟的性命?
  不过,赵扬并不准备揭穿什么,更不准备追问什么。
  福田彦助的这个解释虽然荒诞,但表面上的逻辑没问题,当做一个理由来看,也未尝不可。
  “福田将军说的没错。早知道是为了这口棺材,我这次进城就该直接带过来?!狈凑匝镆裁恢竿芄惶秸婊?,只要日本人灭了继续攻打采石岗的想法就好。
  “是啊,真是太遗憾了?!备L镅逯实溃骸安恢勒源蟮奔业氖欠裨敢飧畎?,价钱好商量?!?br/>  “这个不用商量,我送你们就成?!?br/>  赵扬介意给日本人送上礼物,却绝对不介意送棺材:“就是有一点小问题,那口棺材在山上没什么用,只能劈了生火。我抓紧回去看看,还在的话,就直接给你带过来?!?br/>  “真是太感谢了!”福田彦助脸色微变,却还是谨慎的表示了谢意。
  再一次举起酒杯,福田彦助说道:“赵大当家的,您看误会解开了,我们其实完全可以和平共处,并且如果可能,我也很愿意和您这么慷慨的人交朋友。您看这杯酒”
  他想劝酒,赵扬却摆摆手装傻,说道:“您请自便,不用管我?!?br/>  福田彦助闷闷的喝下杯中酒,轻咳一声,说道:“赵大当家的,不瞒你说,我们日本人在华夏是外来客,我们很愿意找一些本土的朋友合作,尤其像是赵大当家的这种能人异士。相信这两天,赵大当家的已经充分感受到了我和您交朋友的诚意?!?br/>  “诚意这种事,不是看你敬我喝酒,而是看内心?!?br/>  赵扬指指旁边的屏风,笑了笑说道:“如果福田将军的诚意,指的是在这后面埋伏人手的话,那这份诚意实在是不敢恭维?!?br/>  福田彦助脸色微变:“赵大当家的,您不要误会”
  “其实从我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我就知道那里有人?!?br/>  赵扬似笑非笑的说道:“不过我觉得和我这样一个危险分子在一起,你做点准备也可以理解。只是,既然已经说到诚意的问题了,还要遮遮掩掩就不对了,不是吗?”
  轻轻的鼓掌声在屏风后响起,一个声音说道:“赵大当家的果然不愧是赵大当家的,我屏住呼吸也没能躲过您的感知?!?br/>  声音落处,樱子和福田彦助身边的女子起身将屏风挪开,请出了屏风背后的那位。
  鸟山富。
  福田彦助欠身向鸟山富行礼,鸟山富来到这边落座,给赵扬赔礼道歉:“赵大当家的,其实我也很想和您成为朋友,但是福田将军有正事和您谈,所以我就在一边躲了一下,造成了您的误会,还请您原谅?!?br/>  “这种误会都是小事?!?br/>  赵扬摆了摆手,说道:“两位都想和我成为朋友,我想这才是真正的误会,因为你们根本不了解我这个人?!?br/>  “如你们两位所知道的,我是一个山贼头头,我们山贼真心的不喜欢和任何人成为朋友,我们只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br/>  他的手指在桌边轻轻的叩击着,继续说道:“凑巧两位都在,那我把话说得明白一点,我的原则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来犯我,我只是犯人——我还会杀人?!?br/>  他的话说得很明白,等同于直白的回绝。
  鸟山富微笑道:“赵大当家的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br/>  福田彦助却有一种受辱的感觉,微微皱眉,带着一丝丝异样的笑意说道:“那我是不是应该替吉田少佐感谢您不杀之恩?他的两根胳膊等于废了,吉南这边的医院都没办法处理,下午我们不得不把他送上火车,送去栈桥城医治?!?br/>  “哦?你说的是中午那个日本军官?”
  赵扬第一次知道他中午打碎两个肩膀的人是谁,笑了笑:“原来是个少佐?!?br/>  福田彦助深深点头:“是的,那是我们大日本帝国军校走出来的高材生,前途无量!赵大当家的中午把他打残了,也打碎了他一生的梦想?!?br/>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从来不觉得这件事值得惋惜?!?br/>  赵扬很认真的看着福田彦助:“别说是个少佐,就是个大佐,放在中午那个情况下,我一样打残他——对了,我也不排除打死他的可能?!?br/>  “赵大当家的!”福田彦助心中震怒,微微显露于色。
  “这件事不要提了!”
  鸟山富挥手,不让福田彦助继续说下去。
  “听了赵大当家的答案,其实我有些遗憾。但我同样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br/>  鸟山富说道:“吉田少佐得罪了很有可能成为我们大日本帝国朋友的您,您把他打残,那是他咎由自取,本来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拿这件事责怪您。当然,既然提到了这件事,我可以在这里表个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