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40章 0040 六爷发疯

第40章 0040 六爷发疯

<!--style="display:none;"-->
  第40章0040六爷发疯
  六爷不是带了一百多号人来的,六爷带来了整整二百号人,把曙光大剧院的门给围了,又把后台能找到的演员全都集中在了舞台上。
  其中四个六爷手下在剧院孙老板指引下,单独把何掌柜找出来,带着一起跟六爷施施然的上了二楼。
  六爷坐在了原本属于他的那个雅座上,陪他一起坐的是昨晚来过的九爷,俩大爷喝着茶,闲杂人等一个不搭理。
  “这两天占了我座的那位,叫赵扬吧?请来见见吧?!?br/>  从进门到这,六爷就说了这一句话,然后一手摆弄着桌上的茶杯,一手摩挲着自己的大光头——他这光头天天剃,比栓柱的亮多了。
  赵扬带着栓柱和钢蛋以及报信的演员返回曙光大剧院,在剧院门口撞上了关鸣塘。
  边三轮摩托警车歪歪斜斜的停在路边,关鸣塘带来的十几号人端着三八大盖正想往里走,六爷的人清一色的盒子枪,跟他针锋相对。
  “六爷说了,今天没关爷你什么事,就不劳关爷进去凑热闹了?!?br/>  一句话,把关鸣塘堵得死死的,赵扬看见他的时候,他正急得在门口打转转。
  “赵大当家的您可来了!”
  关鸣塘几乎是扑的冲到了赵扬身边,急急火火的说:“六爷发疯了,把这里给围了?!?br/>  他不说,赵扬也看出来了,赵扬问他:“那你在这里站着干什么?”
  “我”
  关鸣塘一阵气憋,他听出来了,赵扬这话的意思是在问,既然你知道曙光大剧院现在是什么情况,既然你还在这里想卖好,干嘛不杀进去?
  “赵大当家的,您是不知道,今天六爷镇压示威游行,出了大力,得到了皇军赞赏,吉田少佐还给他许了个警察局副局长的职务,这是膨胀的没变了,连我的面子也不给!”
  关鸣塘指指堵门口的那些人:“您看看,就这帮孙子,死活拦着不让我进。您也别着急,我已经让人去给冈本小队长报信了?!?br/>  “不让你进就对了?!?br/>  赵扬板着脸走过去,头也不抬的往里走。
  “站??!”
  六爷的手下抬起手臂拦住门口。
  赵扬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你们六爷不是要见我吗?”
  那个手下上下打量着了一圈,问:“你是赵扬?”
  他话音刚落,栓柱上去一巴掌抽他脸上,骂道:“我大哥的名字是你随便喊的?”
  其余人等个个抬起了手中的盒子枪,看架势是要动手。
  抬手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那手下吐出一口血水,恶狠狠的看着赵扬,说道:“你有种!六爷在二楼等着你!”
  再抬手,是个请的手势。
  赵扬前头进门,栓柱和钢蛋带着那个演员一起跟上,关鸣塘咬咬牙也跟了进去——只是,关鸣塘带来的警察最后被拦下了。
  迎门的是舞台,赵扬站定脚跟,看了一眼被困在舞台上的演员,发现大家也只是被看管着,倒没吃什么苦,心中稍安。
  演员们也都看见了他,顿时一阵骚动,和大家站在一起的陆婉媚下意识的向前迈出一步,立刻就有六爷的上前拿枪威胁着后退。
  赵扬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抬脚上楼,首先就看到了六爷的大光头。
  “六哥”
  九爷昨晚脱不开干系,在冈本小队长亲眼盯着的情况下,砸碎了那个茶碗,硬生生的吞了下去,结果让茶碗碎片划破了喉咙;此时看见赵扬上楼,他的眼神顿时变得恶毒起来,沙哑着嗓子对六爷说:“就是这个王八蛋!”
  六爷转过头,饶有兴趣的看着走在前面的赵扬,咧嘴笑了:“小九给我说,有人占了我这个座,我还以为是多了不起的人物,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再扭头,他看了一眼战战兢兢的孙老板,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说:“就这号货色,你也敢把我的座给他?”
  “六爷我”
  孙老板一个哆嗦,埋怨和他一起被看管的何掌柜说:“老何啊老何,你看看你,在这里瞎安排什么?惹六爷这么不高兴?你让我说点什么好?”
  何掌柜苦着脸说:“孙老板,这事怎么说?赵大当家的对小号多有照顾,还是皇军的朋友,我也没多琢磨”
  “你少说两句吧!”
  孙老板偷偷拉拉他衣裳角,给六爷作揖赔罪:“六爷哎,我的好六爷,这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您这座从我这大剧院开业那一天就给您留着,我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让别人坐?何掌柜刚来吉南城,不懂规矩,也赖我没交代好,您看这事”
  “好了”
  六爷摆摆手,懒洋洋的说:“六爷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事不知者不罪,回头再研究?!?br/>  “至于你”
  六爷最后看着赵扬,再一次咧嘴笑了笑,问九爷:“小九,依着咱们兄弟的规矩,这种没规矩的,应该怎么处置?”
  九爷哼了一声,说道:“挑断手筋脚筋,赶出吉南城!”
  “六爷!”
  关鸣塘在背后藏不下去了,闪出来陪笑说:“让兄弟我说句话,怎么样?”
  “小关呐!你不觉着你的话有点多?”
  六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该你说话的时候你没给吉南城的弟兄们说半句,不该你说话的时候,你跳出来卖眼呢?六爷办事,要你说什么话?”
  他六爷和九爷还不一样,九爷多少沾了六爷的光,在吉南城的帮会里边脱颖而出,而六爷这一代,却都是刀口上舔血打杀出来的身份;关鸣塘在吉南城的帮会圈,连九爷都不如,到了六爷面前,更是说不上话。
  六爷一番劈头盖脸的刺挠,压得关鸣塘身子都快弓成虾米了。
  他强撑着精神,努力挤着笑脸,说道:“六爷,我就两句,不多说。这位赵大当家的跟咱是一家人,他真是冈本小队长的朋友。这事九爷也能做证?!?br/>  九爷脸色一变,使劲哼了一声。
  “冈本小队长?他有吉田少佐官大?”六爷笑了。
  赵扬跨前一步,问道:“你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