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37章 0037 还隐藏着一股强大力量

第37章 0037 还隐藏着一股强大力量

<!--style="display:none;"-->
  第37章0037还隐藏着一股强大力量
  田志勇是在这天早上的早点摊上,把昨晚行动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给那个青年知道的。
  “给老牛家里多发点抚恤金吧,他也算是为党国尽忠了?!?br/>  青年对老牛的死有些遗憾,但田志勇所说当时的情况,既然救不出来,也只能让老牛去死。
  对于老牛这样一个破译员来说,只有让他死,才能让他真正保守住秘密。
  青年粗略做出安排,看了看田志勇有点活动不便的左胳膊和右腿,问道:“你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问题不大,正常工作没问题?!?br/>  田志勇说道:“咱们的弟兄基本上都带了点伤,社工党那边惨多了,被撂倒了三个,还有一个负伤逃走的,后来阴差阳错逃进了曙光大剧院,遇上了赵大当家的,才被救下?!?br/>  “嗯?”
  青年十分意外:“他把社工党的人救了?”
  “是,日本军方带队的吉田少佐被赵大当家的打了,灰溜溜的走掉了?!?br/>  田志勇想了想,补充说道:“另外,有个情况,赵大当家的在吉南城租了一个房子住,和社工党一个地下联络点在一个院里,被他救的那个社工党,是他邻居?!?br/>  “想办法和赵大当家的见面吧!不能再拖了!”
  青年果断说道:“他现在就跟一张白纸一样,谁影响他早就可能沾上谁的颜色。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把他拉到咱们国民政府这边来!”
  田志勇有些诧异:“日本人不也开始拉拢了?咱们”
  他其实是想问,日本人拉拢你不怕,社工党只是接触一下,需要这么紧张?
  “这不是一回事,日本人掏心掏肺未必赚他一个好?!?br/>  青年给他释疑:“但社工党不一样,社工党也是华夏人的组织,他对华夏人没有天然的抗拒心理?!?br/>  很用力的拍了拍田志勇的右手,青年凝重说道:“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社工党提前得手!这对党国来说,将会是巨大的损失!”
  田志勇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说过,这个赵大当家的可能就是‘菩萨’,力量强横??晌夜鄄焖眉复?,也不过比普通人更能打一些而已,我们需要这么在意他?”
  “既然你记得我说过他可能就是‘菩萨’,那我也不妨告诉你,他不是一个人,在他背后还隐藏着另外一股强大的力量?!?br/>  青年以一种田志勇都不熟悉的认真说道:“拉住了赵大当家的,就拉住了这股力量。相信我,这股力量的强大,是你没法想象的?!?br/>  田志勇一脸错愕。
  这时候,远远的有喊声在街上响起,听真了却是一句话:
  “抗议日本军警乱抓乱捕!要求日本人无条件放人!”
  喊声出自一个人之口,紧接着有无数人响应。
  青年和田志勇顺着喊声望过去,就见浩浩荡荡的学生队伍高举横幅,散发传单,穿街而走。
  福田彦助预料之中的示威游行开始了
  昨天的抓人事件,激起了公愤,尤其是抓捕过程中,关鸣塘私底下的一些小动作引起了普通民众的强烈不满,有些民众自发的加入到了游行队伍。
  除了要求放人,队伍甚至还提出了“让日本人滚出吉南城”的口号。
  奇怪的是,面对如此浩大的游行示威,只有少量日本军警出动镇压,而吉南城本地的帮会组织却有不少集体上街,随便找茬,肆意殴打游行人员。
  就是在这些帮会流氓的破坏下,游行示威受到了严重冲击,虽然没有游行人员被杀事件出现,但是受伤者不计其数
  外面的纷纷扰扰没有直接影响到赵扬,这天中午的午饭,因为是和陆婉媚一起吃,他格外的高兴。
  曙光大剧院附近一家高档的中餐馆里,两个人找了一个用屏风隔开的安静雅座,依着陆婉媚的喜好点了一些菜,而赵扬自己反倒几乎忘记了来这里是为了吃饭的,以至于坐在雅座外隔壁桌上跟着打牙祭的栓柱和钢蛋一直都在吧唧嘴,私底下窃笑着说赵扬掉进陆婉媚的温柔乡了。
  “扬子哥,别只看着我吃,你也吃?!甭酵衩母匝锏墓堑锒蚜瞬簧俸贸缘?,可也没见赵扬动动筷子:“要是你不喜欢吃,咱们就换个地方?”
  “不用,我吃”
  赵扬不好意思的笑笑,拈着筷子又说:“看你喜欢吃,我就是不吃也不觉得饿?!?br/>  陆婉媚抿嘴笑笑:“看见我就饱了?”
  这可不是好话,赵扬感觉解释:“不是不是,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陆婉媚噗嗤一声笑了,越看越觉得赵扬可爱,转而说道:“你是秀色可餐的意思,我知道?!?br/>  “对对对,就是这个词,我”
  赵扬脸都红了:“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br/>  讷于言辞的人,的确像是不怎么讨人喜欢,但那份出自内心的喜欢溢于言表,其实也不需要过多解释,只需要有心人读懂就好。
  陆婉媚心里暖暖的,怕他窘迫,转移话题问道:“对了,扬子哥,你院里那个小罗怎么样了?”
  “小罗应该没什么事,早上看见他了,搬一大盆绿植盆景上墙晒太阳都没问题?!闭匝锼担骸昂罄椿褂屑父鋈死凑宜?,看样子精神头至少不错?!?br/>  “院里晒不上太阳么?还要上墙?”陆婉媚忍不住一笑。
  “谁说不是呢?”赵扬耸耸肩膀。
  “扬子哥”
  陆婉媚向前微微探出身子,小声说:“这个小罗我看不简单?!?br/>  “为什么这么说?”赵扬没想到她会有这个看法。
  “我也说不上来,但是我觉得,既然完全没必要的事情,还要去做,只能说明他另有目的?!?br/>  陆婉媚把声音再一次压低了一些,说道:“我觉得他可能是社工党?!?br/>  “社工党?”
  赵扬有些发愣:“这是干什么的?”
  “你不知道?”陆婉媚也有点发愣。
  赵扬挠挠头:“我真没听说过?!?br/>  他才在1928年苏醒过来一个月有余,这还是第一次下山进城,不单单是社工党的事他没听说过,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其实他都没听说过。
  陆婉媚说:“社工党是干什么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我听说,社工党是给穷人打天下的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