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33章 0033 你死定了!

第33章 0033 你死定了!

<!--style="display:none;"-->
  第33章0033你死定了!
  “呀?”陆婉媚吓一跳,下意识的朝着赵扬背后一躲。
  赵扬目光微凝,看着这人有些意外。
  这人,赫然是南屋的圆眼镜小伙子小罗。
  “你也住咱那胡同是吗?”
  陆婉媚也认出他来了,飞快的看了赵扬一眼,又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怎么搞的?”
  小罗咬咬牙,沉声说道:“有人追我?!?br/>  他话音未落,化妆间门外有渐进的枪声响起,还有嘈杂的脚步声朝着这边逼近。
  赵扬稍稍犹豫了一下,问陆婉媚:“哪里能躲躲?”
  陆婉媚不二话,箭步出去,掀开了化妆间角落里一个大木头箱子。
  那个大箱子是装道具用的,空间很大,小罗感激的看她一眼道声谢,跳了进去,也不觉得里面局促。
  这边陆婉媚刚刚又把箱子盖好,回了赵扬身边,化妆间的后门再一次被撞开,两个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的日本士兵闯了进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的?太太君”
  门外,被惊动的何掌柜迎上闯进后院的人,看清了这帮人的装扮,惊叫出声。
  “八嘎!”有个日本人没好气的骂道:“不想死的滚远点!”
  化妆间里,两个日本士兵无视了赵扬和陆婉媚的存在,端着枪快速的四下打量,径直去拉靠墙放置的衣柜,开始乱翻乱查。
  陆婉媚看他们动作蛮横,心疼那些衣柜,忍不住说道:“你们想干什么能不能先问问?怎么上来就乱翻?”
  “皇军做事,需要问你?”
  一个日本军官带着另外两名士兵,气势汹汹的跟了进来,目光盯着陆婉媚,问道:“刚才是不是有个带伤的华夏人进来过?”
  “没”陆婉媚想说话,赵扬一伸手,不让他继续说。
  他自己向前跨出一步,望着这日本军官,冷漠的说道:“出去!”
  “嗯?”
  这日本军官正是吉田少佐,他不认识赵扬,只把他当做他以前见过的华夏人,耳听这声不容置疑的命令,诧异更多于愤怒。
  他信奉铁血手腕,对敌一概都是冷血无情,自诩未曾见过有骨气的华夏人,今天听了赵扬这一声,还真是意外之中的大意外。
  “敢对吉田少佐这么说话,死了死了的!”
  最先进屋的两个士兵骂骂咧咧的,挺枪就将刺刀照着赵扬身上扎过来。
  陆婉媚吓得一声惊叫,捂住了嘴巴。
  赵扬轻哼一声,不等那俩士兵力气用老,横跨一步出去,胸膛直挺挺的顶在了刺刀尖上。
  但听噗噗两声闷响,赵扬不过衣衫被刺刀刺出两个小口,两个日本士兵却是接连倒退,摔坐在了吉田少佐身边,翻着白眼昏迷过去。
  原来,赵扬这一挺胸跨步,撞得他们手中的长枪后撤,枪托捣在了胸口上,直接把他们捣晕了。
  而他们手中的刺刀,赫然已经弯折,不像刺刀,更像是安在枪杆上的两个钩子。
  吉田少佐和另外两名士兵惊怒交加,士兵举枪准备扣动扳机,而吉田少佐也把盒子枪拔了出来。
  赵扬脚下不停,风一般到了他们三人面前,分开双手,分别抓住了士兵手中的枪杆,轻轻一掰,士兵直觉双手猛震,直挺挺的枪杆却是被赵扬掰弯。
  此时,吉田少佐不过刚刚举起枪,甚至还不曾打开盒子枪的保险。
  大骇之下,他连退两步,最后一步却是踏出门槛,一脚踏空,整个人直挺挺的摔了出去。
  “大哥!”
  另一扇门外的栓柱和钢蛋这会儿总算是听真了化妆间的动静,提着手枪就冲了进来,眼看两个日本士兵还在那里瞅着弯成九十度的枪杆发怔,两个人怒目圆瞪,持枪就向前冲,嘴里骂道:“敢对我们大哥动枪,你们这是活够了!”
  “妈妈呀——”
  那两个士兵显然是被赵扬吓住了,又见栓柱、钢蛋凶神恶煞的模样,顿时扔了手中枪,掉头就跑,一个不留神,却是踩着摔在门外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吉田少佐跑出去的,疼得吉田少佐一个劲的“哎哟”。
  “不用追!你们俩?;ず猛衩?!”
  赵扬喝令栓柱和钢蛋止步,自己追出了化妆间的门。
  耳听背后陆婉媚喊了一声“小心”,一丝微笑不觉爬上嘴角。
  但看门外的光景,这丝微笑转瞬之间化作冷意,无比凛冽。
  门外,院中,十几个日本士兵用长枪刺刀把何掌柜以及何家班大部分演员逼在墙角蹲着,何掌柜和演员们个个噤若寒蝉,脸色煞白,抖个不停。
  总算被士兵们扶起来的吉田少佐气急败坏的拉开盒子枪的保险,嘴里呜哩哇啦的大吼着,命令士兵向化妆间冲击。
  赵扬的脚在院中站定,十几杆长枪的枪口全都对准了他。
  “开”
  吉田少佐本能的想叫“开火”,但看见赵扬淡定自若的神情,莫名其妙的没了开火的底气,气愤非常的怒视着赵扬,问道:“华夏人,你想干什么?”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br/>  赵扬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迈着轻飘飘的脚步朝着墙角处走过去,迎上了拿枪逼着何掌柜他们的三个日本士兵。
  “退后!退后!”
  士兵没见化妆间里的是,但看见赵扬如此肆无忌惮的逼近,个个怒火中烧,挺着手中的长枪刺刀朝赵扬身上招呼。
  赵扬看都没看他们,脚步更是不停,三两步过去,抬手轻轻一巴掌扇飞了挺在最前面的一杆枪。
  这杆枪上的刺刀,挑飞了吉田少佐身边一个士兵的帽子,划破了另一个士兵的脸,最终穿过七八个士兵的包围圈,钉在后面的砖墙上。
  锋利的刺刀齐柄没入,长长的枪杆在风中瑟瑟发抖。
  错愕的日本士兵们还没来得及沉浸在震惊之中,就听三声惨叫传来,却是逼着何掌柜他们那三个士兵遭到了攻击。
  丢了枪的那个被赵扬第二巴掌扇歪了嘴,另外两个一人被踹了一脚,混乱之中只有他们自己听到的咔嚓声告诉他们,他们的腿可能断了。
  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三名士兵就倒下去了。
  “何掌柜,没事吧?”
  赵扬伸手把何掌柜先扶起来,问了一声。
  何掌柜哆哆嗦嗦的说:“我,我没事”
  叭的一声,吉田少佐朝天开了一枪,怒吼道:“该死的华夏人,你有事!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