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29章 0029 走着瞧!

第29章 0029 走着瞧!

<!--style="display:none;"-->
  第29章0029走着瞧!
  雅座是被屏风隔开的,一边对着舞台,一边背对着后面的走廊过道。
  过道上,两个男人站在那里,瞪着赵扬他们。
  这两个人,绸缎大褂白背心配着黑裤子,都留了一个中分头,横儿吧唧的,一看就不是好鸟。
  赵扬看他们一眼,搭理都没搭理,心说我坐哪儿用你管?
  栓柱坐不住了,站起身来瞪眼问道:“你们干什么的?我们坐哪儿关你屁事?”
  “哟呵!几天没来,曙光大剧院这是出人物了?”
  那两人中,一个腮帮子上长了一颗大痣的家伙撸着袖子迈着四方步走过来,咧嘴冷笑:“来来来,让大爷我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这么没规矩?”
  另一个家伙年轻点,长了一张马脸,骂骂咧咧的说:“全吉南城都知道,曙光大剧院这个座,是我们六爷的!特么的皇军来了之后这个座都没人敢来坐一下,你们这帮傻鸟胆子不小??!”
  “次奥!骂谁呢?嘴上给我放干净点!”
  钢蛋也不干了,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我大哥都没说啥,你嚷嚷个屁??!哪个老娘们大腿没夹紧,把你放出来了?”
  这话骂得狠,估计马脸以前都没听过,愣了愣神。
  赵扬却是没忍住笑,摆摆手,说:“钢蛋,你这张嘴啊,比个娘们还毒,小心挨揍?!?br/>  钢蛋嘿嘿笑着说:“我要挨揍,大哥你可得帮我出气?!?br/>  他俩说得嘻嘻哈哈的,大痣脸和马脸就恼羞成怒了,这两位自认在吉南城还算是有名号的人物,被三个生面孔当面这么骂,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麻了个巴子!”
  马脸反手抽出一把匕首,抬脚踩在一把凳子上发狠说道:“敢跟你马爷爷这么说话,这是不想活了!”
  他的匕首不是白掏的,已经准备照着钢蛋脖子上压下去。
  但不等他的匕首到位,栓柱的手枪先顶在了他脑门上。
  “别别别!”
  马脸的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手一松,匕首脱落下去摔在地上,嘴里说了软话:“原来是道上兄弟,失敬失敬。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的地方,千万别在意?!?br/>  “就是就是,说起来咱都在道上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可别伤了和气?!贝箴肓骋蚕乓惶?,哪想到对方还是硬茬子,居然带着枪。
  “没人给你们伤和气,是你们自己找不自在好不好?”
  钢蛋也掏了枪,在马脸眼皮子底下一阵乱晃,冷笑着说:“还马爷爷?你跟谁这儿装大辈呢?谁特么不想活了?”
  “是我是我都是我,这位兄弟,不,这位大哥爷爷,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您孙子这一回”马脸整个一没脸没皮,眼见匕首干不过手枪,什么孙子都能装,看架势就算让他这会儿跪下舔干净钢蛋的脚趾头都不二话。
  至于大痣脸,眼瞅着两把手枪都有点眼晕,哪还有刚才半点嚣张跋扈的样,就差没把脖子缩到胸腔里去了。
  这时候,台上锣鼓一转,节奏变换,刚刚几分钟消失在台上的陆婉媚再次登台,咿咿呀呀的唱起来。
  “让他们走,别耽误看戏?!闭匝锞陀械悴荒头沉?,嫌那俩家伙在这里聒噪。
  “滚蛋!别让我再看见你?!?br/>  栓柱和钢蛋也不含糊,给那俩家伙一人一脚,踹得他们踉跄出去,差点没摔地上。
  “山不转水转,咱们走着瞧!”枪不在脑门上了,马脸还嘴硬,放了句狠话。
  “别介!就现在瞧!”钢蛋一瞪眼,手里的枪又抬了起来,吓得那俩家伙脸色大变,掉头就跑,再不敢罗嗦。
  “这点胆子就敢出来混,真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栓柱对这俩人很是瞧不上,重新落座之后,又有点犯嘀咕,问钢蛋:“刚才那俩货说这是谁的座?”
  “什么谁的座?”
  钢蛋仔细想了想,嘿嘿一笑:“忘了?!?br/>  栓柱翻个大白眼珠子给他看。
  他们俩转眼就把这事忘了,赵扬当然更没放在心上,陆婉媚的唱腔很快把三个人的心思全都勾住了。
  台上滴溜溜锣鼓一敲,陆婉媚一大段唱画上句号,迈着轻巧的步子奔了后台,赵扬跟着大家伙一起叫好。
  “赵大当家的!”
  何掌柜却是在这个时候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擦着汗问道:“刚才是不是有俩人上来了?”
  赵扬还有印象,点点头。
  “是有俩。那俩人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上来就没句好话,让我们赶走了?!备值敖馐退?。
  何掌柜脸色很难看,捶胸顿足的说:“哎哟哎,我的赵大当家的,这回可麻烦了?!?br/>  “怎么回事?”
  赵扬问:“何掌柜您也别着急,慢慢说?!?br/>  “赵大当家的,这,这让我怎么说呢?”
  何掌柜连连叹息:“我听剧院的孙老板说,咱这楼上有个座,是吉南城大亨六爷的专座,就算他不来,别人也不能占。许是昨天我不熟悉楼上的布局,把这个雅座安排给您了,让六爷的人——就是刚才那二位给看见了。听他们骂骂咧咧的说是喊人,我就知道是坏事了”
  “赵大当家的,来不及说了,您快走!”
  他挽了赵扬的胳膊,说道:“这事千错万错都赖我,跟您赵大当家的没关系。六爷人多势众,不是好惹的,依我看您还是先行一步,免得照了面?!?br/>  “别呀!”
  没等着赵扬表态,栓柱都不太乐意了,说:“何掌柜,我们知道你是好意,可你看我们是怕事的人么?别说什么六爷,就是五爷在这里,咱也没躲起来的说法?!?br/>  何掌柜连连摆手,劝道:“这位爷你不知道,日本人虽然坏,但也不是一点理不讲,遇上心肠好的,也能讲理??烧饬?,听说比日本人难缠多了,您”
  “那我更不能走了?!?br/>  赵扬反倒是坐了下来,微笑着说道:“总不能出点问题就跑,把麻烦扔给你?!?br/>  何掌柜还想说什么,忽然就听见楼底下一阵骚乱,舞台的乐师接着听了演奏,就连演员也不再唱了,眼巴巴怯生生的看着剧院演艺厅的入口处。
  然后,但听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十几号人抄着棍棒砍刀就冲上楼来,把赵扬、栓柱、钢蛋和何掌柜给围了。
  走在前面的,正是刚才的大痣脸和马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