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24章 0024 落脚点

第24章 0024 落脚点

<!--style="display:none;"-->
  第24章0024落脚点
  “别!别动手!”
  局势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一辆边三轮摩托警车从老城普利大街上飞驰而来,车上的关鸣塘不等车子停稳,就跳了下来,踉踉跄跄的冲到近前,拦在赵扬和日本士兵之间,大声叫道:“都别动手,这是自己人!”
  原来,他远远看见赵扬的背影,整个人都毛了。
  昨晚在曙光大剧院他看得明白,赵扬是冈本小队长和那个不知道身份却明显身份很高的日本人都不敢轻易得罪的,这要是让赵扬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和帝国皇军冲突起来,事情可就大了。
  “是你?”看到关鸣塘,赵扬有些意外。
  “是我是我,您还记得我,真是我的荣幸”关鸣塘陪着笑,冷汗直冒。
  “谁跟你是自己人!”
  钢蛋不乐意的瞪他一眼,枪口在关鸣塘脑门上晃荡着:“再乱说话崩了你!”
  大部分日本士兵是听不懂华夏语的,很多人看见钢蛋手里有枪,全都警惕起来。
  “别别别”
  关鸣塘擦一把冷汗,腆着脸说道:“几位,咱都那什么,您几位这是准备过去?”
  “废话!不准备过去谁来这里吹风???”栓柱也瞪了眼。
  “这个好办!好办!”
  关鸣塘看看赵扬手里还抓着两把刺刀,心里就有点哆嗦,他可记得昨天赵扬这手掌都是能挡子弹的。
  “哥,咱要不先松开”
  关鸣塘指指赵扬的手,试探着说道:“要打这里过去的事我负责沟通,咱,咱”
  赵扬已经松了手,淡淡的扫他一眼:“抓紧,我赶时间?!?br/>  “嘶——”
  枪头刺刀刚刚恢复“自由”的两个日本士兵倒抽一口凉气,看着赵扬的眼神都变了。
  原来,他们的刺刀居然都已经弯了,刺刀刀身上留着很清楚的指印,显然是刚才赵扬抓出来的。
  空手抓弯刺刀,已经足够震撼人心,更何况弯弯的刺刀上看不到半点血?!馐遣皇且馕蹲耪匝锏氖指久皇苌??
  即便是早就猜到这个结果的关鸣塘,看着这一幕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哆嗦。
  他抓紧钻进了日本士兵的队伍之中,找到了负责的小军官,解释了一下。
  “这是冈本小队长的朋友!他要从这里过,就让他过好了,别罗嗦了!”关鸣塘说。
  小军官有点犹豫:“可是,吉田少佐”
  “别吉田少佐了,我就问你,你看看他的手,他真要硬闯,你能拦???”关鸣塘急得直跺脚。
  “好吧!”小军官最后同意了。
  街边一些角落里注意到这边动静的吉南城老百姓们,终于看到了真实的西洋景,一大队足足五十个人的日军队伍,居然破天荒一样给三个华夏人让开了道路,而这道路,还是日本高官明令禁止,不准任何人通行的
  某个角落里,大眼睛小乞丐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极度怀疑自己看花了眼
  “您慢走!有事您说话”
  亲自“护送”赵扬、栓柱和钢蛋过了普利门,关鸣塘的心还在哆嗦着,只盼他们三个人赶紧走掉。
  只是,再一次没能发成飙,赵扬有点不爽,临了问了关鸣塘一句:“欠我两万大洋,什么时候给?”
  “今天!今天一定给!”
  关鸣塘就怕他提这个茬,日本人那边还能听他诉诉苦,他可不认为赵扬也能听他说那些,赶紧的下保证:“昨天说了今天给就一定今天给!”
  “我等着你?!闭匝锏愕阃?。
  关鸣塘点头哈腰的陪着笑,又问:“哥,那我给你送哪儿去?”
  赵扬愣愣神:“先送到那个什么冈本松仁那里,他也欠我钱”
  关鸣塘一脸错愕,直到赵扬他们走远了,也没回过神来。
  他背后的日本士兵原本对赵扬等人的身份半信半疑,但现在却是完全确认,这真的是冈本小队长的朋友。
  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让关鸣塘先把欠款送到冈本小队长那里?两万大洋啊,这可不是小数字,这么大一笔钱都能放心的先放在冈本小队长那里,足以说明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啊
  只是,冈本小队长怎么也欠赵扬钱呢?那是怎么回事?
  关鸣塘虽然很讨厌,但提醒了赵扬一件事,他在吉南城需要一个落脚点。
  他也想明白了,反正是打算把山贼队伍带进吉南城的,总不能一直跟日本人打游击;带着栓柱和钢蛋三个人一起东躲西藏倒还无所谓,几十号山贼总不能都这样。
  当然了,还是老规矩,日本人老老实实的也还罢了,但要是想来找茬,那就对不起了。
  回到商埠区,他顺着街边上贴的小广告,很快找到了一个出租的房子。
  房子在经五纬二的一个四合院里,院子分了四户,堂屋、南屋和西厢房都租出去了,现在出租的是东厢房,面积不大,摆了简单家具,够赵扬和栓柱、钢蛋临时住的。
  四合院外,是一大片的荒地,几条东西路穿插其中,荒地再往东,却是吉南城老城外的圩子墙,趴在四合院墙头上,还能隐约看到普利门和麟祥门、永绥门的影子,再往北的永镇门却是看不见了。
  “大爷,你这个房子不孬??!”
  栓柱从墙头根上的咸菜坛子上跳下来,给房东开玩笑说:“要出个事想跑,翻墙就能走??!”
  房东脸色都变了:“小伙子,你,你们这是干什么的?”
  南屋的门吱呀一声也开了,一个戴着圆眼镜的小伙子走了出来,也有些诧异的看着赵扬等人,问房东:“大爷,这是东厢房租出去了?”
  “是啊那个”
  房东应付着,胆怯的瞅瞅栓柱,像是想说不租了,可又不敢。
  “大爷,他嘴贱,别听他胡说?!?br/>  赵扬把两个大洋放到房东手里,说:“我们先租三个月的?!?br/>  原来讲好的房租,半年才是两个大洋,房东看看手里的钱,眼神都亮了,爽快的答应下来。
  “打扰您了,以后都是邻居?!?br/>  赵扬友善的和那个戴眼镜的小伙子点头微笑一下,无意中在南屋的门缝里看到,屋里好像还有几个人,全都警惕的看着外边。
  不过那是人家的事了,赵扬也没在意,招呼着栓柱和钢蛋,准备出门。
  三个人拉开院门,差点撞在两杆枪的枪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