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20章 0020 这种人,都该去死!

第20章 0020 这种人,都该去死!

<!--style="display:none;"-->
  第20章0020这种人,都该去死!
  “我当然没问题,你们呢?”
  赵扬摇头道:“城里可没现成的石头墙给你们挡子弹?!?br/>  栓柱和钢蛋愣愣神,心窝就热了。
  其实赵扬这话也就是这么一说,真要动了手,赵扬有把握在和居门口那队小鬼子还没子弹上膛之前,就把他们全部弄死,但他不愿意冒这个险。
  那队小鬼子,让赵扬确认冈本小队长没说实话,军营那边肯定已经知道了他和栓柱、钢蛋的身份,至少是有身份地位比冈本小队长更高的人知道了,比如那个鸟山富,还比如福田彦助,都可能是知情人。
  不然的话,冈本小队长不可能这么快派人过来站岗,当然也不可能把赵扬他们带进和居,还安排那个什么松岛夫人说,账单全部由领事馆负责。
  问题来了,既然有日本高官确认了赵扬他们的身份,为什么日本人还要对他们礼敬有加,甚至腆着脸巴结?
  赵扬想不出答案。
  “看来这些事还得找那个福田将军仔细谈谈”
  三个人随便找了一家火车站附近的旅馆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撤了。
  绕道回了和居附近,远远的可以看到,门口站岗的日本士兵都还在,还停了几辆小汽车,其中一辆似乎就是昨天晚上他们坐过的。
  “不至于到现在才发现咱们不在吧?”栓柱有点咂舌。
  赵扬笑笑:“管他呢!”
  他也就是随便过来看看,起个大早却是为了去曙光大剧院给陆婉媚捧场。
  曙光大剧院大门紧闭,还上了锁。
  赵扬有点懵:“白天不开门的吗?”
  “当然啊,得到半下午的才开门。这演员吧晚上演出,白天休息,最多就是半下午的来排练排练?!?br/>  栓柱朝着赵扬使劲挤眉弄眼:“大哥,陆老板演出也够累的,哪能不让人上午休息休息?”
  “死一边去!”
  赵扬想想也是这么一回事,笑笑说:“那咱下午早来,看看他们排练?!?br/>  钢蛋问:“大哥,那咱上午干啥?”
  “去老城看看”
  吉南城的老城,据考证有好几千年的历史,前清王朝成为了历史,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却还是更愿意住在老城,赵扬昨天就听人说过,吉南城的底蕴其实都在老城
  三人沿经二路向东,没过多久就到了普利门。
  作为沟通吉南城老城和商埠区的三条主要通道之一,普利门一大早就很热闹,穿门而过的人络绎不绝。
  普利门门外,停着两辆日军边三轮摩托车,有一队近二十人的日军分别堵在两边,盘查过往人员。
  赵扬注意到,从商埠区去老城的,日军基本不管,但是从老城到商埠区这边来的,日军盘查的格外严格,每一个人都要搜身,使得普利门东老城那边积压了十几个人的长队。
  “这是什么情况?这帮小鬼子看着很紧张啊?!闭匝锟床惶?。
  “大哥,老城里边的外国人很少,日本人也主要是在商埠区活动,所以对进商埠区的人才格外紧张?!彼ㄖ∩馐退担骸澳憧醋虐?,等咱们从老城回来的时候,他们也得这样搜咱们?!?br/>  “借他们俩胆!”钢蛋呸了一口,很不以为然。
  三个人刚过普利门没走多远,就听见背后响起枪声。
  “嗯?”栓柱和钢蛋警醒,即刻抓住了腰间的配枪。
  作为进城的山贼,他俩听见枪声的第一时间就怀疑是有人朝他俩开枪。
  但,灼热的子弹落在了一个二十几岁的男青年心口上。
  这个男青年和一个年龄相仿的女青年出老城去商埠区,被四个日本士兵搜查,男青年被日本士兵搜身也还罢了,女青年却是受到了骚扰,两个日本士兵对这女青年上下其手,公然乱摸,把男青年惹恼了。
  “无耻!下流!”男青年忽然从腰间拔出一杆手枪,就想开火。
  “八嘎!他居然携带武器!”离他最近的日本士兵抢先开了枪。
  赵扬、栓柱和钢蛋回过头来的时候,恰恰看到,有三柄刺刀从不同的方向刺进男青年的身体,杀人的日本士兵大叫道:“敢对皇军动枪!死了死了滴!”
  一轮刺刀刺下来,男子瞪着不甘心的双眼倒下。
  “啊——”
  女子大叫一声,流泪扑在男子身上,整个人都像是崩溃了。
  这一幕发生的很快,只是转瞬之间,普利门外的普利桥上就多了一具流血的尸体和一个伤心欲绝的女子。
  过往行人个个被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多言,个别胆小的尖叫一声,不是踉跄着倒退,就是干脆直接软瘫着靠在就近的任何支撑物上,不敢再动分毫。
  “胆敢携带武器进入商埠区的,一概都是不法分子!这就是不法分子的下??!”日本士兵挺着血迹斑斑的刺刀,威胁警告着其他准备过门进入商埠区的人。
  “拖走!”一个带头的小日本下级军官站了出来,厌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摆了摆手,又特别交待:“这个女子形??梢?,带回去好好审查审查!”
  “嗨!”
  他手下的兵会意,个个脸上写满了邪恶的笑容。
  “我跟你们拼了!”
  女子大叫着,不等日本士兵欺身,径直照着这些杀人凶手扑上去。
  叭叭两声枪响,女子倒在了血泊里,倒在了那个男子的身边
  日军的杀戮,在吉南城已经不再新鲜,经历了吉南惨案洗礼的人们,在短短的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似乎就已经适应了被搬到普利桥桥头上的两具尸体,也适应了碎石地面上刺眼的血迹。
  普利门的秩序很快恢复“正?!?,准备前往商埠区的人们不再需要日军威胁,主动开始配合搜查。
  在死亡的威胁面前,绝大多数人选择了屈服
  赵扬站在普利门内的街边,看着若无其事继续搜查路人的士兵,心里有团火。
  日本士兵若无其事的态度,强烈刺痛了赵扬的心。
  那种若无其事,就像刚刚杀掉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两只鸡、两只鸭。
  华夏人的命,在日本士兵的眼里,一文钱都不值。
  “真是畜生啊,难怪我这么厌恶这些日本人!”
  赵扬咬紧了牙关,两只拳头已经握紧:“这种人,都该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