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19章 0019 日本小娘们

第19章 0019 日本小娘们

然而什么大事都没发生。
  
  “你是带我们来休息?还是带我们来听你骂人?”赵扬问了冈本小队长一句话,语气冷淡。
  
  一分钟之后,冒犯了赵扬的两个日本人全都被赶走了,赵扬和栓柱、钢蛋全都被冈本小队长毕恭毕敬的邀请着穿过了和居一楼的餐厅,上了二楼。
  
  和居二楼是客房部,有十几个房间的规模,冈本小队长请他们入住的是最好的大套房,除了有一个主人房之外,还配备了两个小客房,恰好可以让赵扬他们三个人住在一起。
  
  “房子大小倒是可以,也挺干净,倒配得上我们大哥,就是”栓柱对冈本小队长的安排有点意见:“连张床都没有,晚上睡哪儿?”
  
  整个套房,是标准的日式原木风,木衣柜、木矮桌、木地板就是没有木头床——准确的说,是什么床也没有。
  
  “这位先生,我们日式旅馆是睡在榻榻米上?!?br/>  
  冈本小队长找来引路的和居老板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半老徐娘,她掩嘴偷笑着,从木柜子里搬出枕头和被褥,说道:“先生们需要休息的时候,直接铺好就可以了?!?br/>  
  栓柱一瞪眼:“你这不就是打地铺吗?”
  
  “就这样吧!”赵扬看不出有没有意见,他转头对冈本小队长说道:“没你什么事了,回去准备好大洋?!?br/>  
  “钱不是问题,请赵大当家的芳心!”冈本小队长在心里汗一个,又说:“赵大当家的,这家和居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产业,您一切花费,都将由日本领事馆负责。松岛夫人,拜托您照顾好赵大当家的?!?br/>  
  最后一句,他是交代和居老板的,这位老板——松岛夫人谦恭的应下:“请冈本小队长放心?!?br/>  
  等他们出去带上了方格格的推拉门,钢蛋抱怨道:“大哥,难怪小日本要上咱华夏来抢东西,原来他们日子这么难,连张床都置办不起?!?br/>  
  “还说床呢?!彼ㄖ宦獾牡胤交褂心兀骸鞍才旁鄞虻仄桃簿退懔?,连顿饭都不管?!?br/>  
  “呀!还真是”钢蛋揉着肚子说:“大哥,咱晚上还没吃饭呢?!?br/>  
  这话音未落,敲门声响起,哗啦一声,方格格推拉门敞开,三个穿着和服的女子跪在门外,毕恭毕敬的用生硬的华夏语说:“尊敬的客人,冈本小队长安排厨房奉上精美料理”
  
  三个人端了三个托盘,看着量不少,真正搬上桌,其实也没多少,一个个的小碟子小盘子里,菜式看着不难看,但是真要开吃,估计连栓柱一个人都喂不饱。
  
  让栓柱这一次没提意见的是,除了三托盘的吃食,还有三壶酒,最关键的是,三个送饭过来的女子都没走,分别挨着赵扬、栓柱和钢蛋膝坐,要伺候他们喝酒吃菜。
  
  这三个女子,算不上国色天香,但个个收拾的整洁利落,兼之身上的异国服饰,平添了不少异域风情;尤其是俯身倒酒的时候,半敞着的衣领之间偶尔展示出来的春光,让栓柱的眼珠子都看直了。
  
  至于只有十五六岁的钢蛋,甚至还有点害羞,都不敢抬头。
  
  “你们是干什么的?”赵扬难得没在这三个女子身上感觉到不舒服的气息,但他保持着最基本的警惕,没有急着先喝酒。
  
  “尊敬的客人,我们是和居的侍酒女郎?!?br/>  
  挨着赵扬的女子将酒杯送到了赵扬手边,细声细气的回答说:“侍酒女郎的职责,就是让各位尊敬的客人得到最贴心的享受?;骨肽吮?br/>  
  “客人,您请”另外两个女子也把酒杯举了起来。
  
  栓柱骨头都快软了,一手接住接住酒杯,另一只手一把就把身边的女子抱住了。
  
  那女子嘤咛一声,媚笑着,却没半点抗拒的意思,反倒说:“客人不用这么着急,花子今天晚上都属于您一个人”
  
  “栓柱”赵扬喊他一声,微微皱眉。
  
  “大哥,这日本小娘们”有点飘飘然的栓柱嘴里想开始放肆,看见了赵扬的脸色,就讪讪笑着闭了嘴,松开了身边的花子。
  
  “关着门窗喝酒有点闷”
  
  赵扬起身,去把窗户拉开一条缝,向外看了看。
  
  窗户临街,能够看到下面和居的门口。
  
  冈本小队长驾驶的那辆汽车已经不见了,但却有一队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于此时跑步来到楼下,分成两队,分别守在了门口。
  
  “客人,这种事情您交代我来办就可以”
  
  陪着赵扬的女子小碎步跑过来,十分小心的鞠躬道歉:“照顾不周的地方还请您”
  
  没等她把话说完,赵扬突然开口:“打晕!”
  
  他带了头,一巴掌砍在这女子的后脖子上,正鞠躬的女子直接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栓柱和钢蛋一愣神,赶紧响应,趁着自己身边两个脸色大变的女子没反应过来,也跟着一起出了手。
  
  “大哥,这是”栓柱有些不明白。
  
  “这地方咱们不能住?!闭匝锩欢嘟馐?,带着他俩出了门,又回头把门关严了,顺着走廊到了尽头,推开窗子跳了出去。
  
  窗外,是和居的后院,一片小平房的房顶在夜色之中若隐若现
  
  十几分钟之后,远离和居的一条小巷子里,一个馄饨摊上,赵扬带着栓柱和钢蛋落座,要了馄饨,又要老板去不远处的肉摊上买了酒肉回来。
  
  “大哥,小日本那地方也不算太差吧,咱们怎么不能住呢?”栓柱很怀念刚才抱着花子的感觉,常年在山上当山贼,连头母猪也很难看到,他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真心有点把持不住。
  
  “你忘了咱是干什么的了?”
  
  赵扬横他一眼:“咱们在山上杀了多少小日本?你以为他们那么贱,这么老实的伺候咱们?告诉你们吧,冈本一走,楼下就来了一队日本兵站岗,还不知道他们打什么主意呢?!?br/>  
  “什么?这小子敢玩阴的?”
  
  钢蛋瞪眼道:“特么的,早知道这样在山上就该弄死他!”
  
  “大哥,就算他玩阴的,咱还能怕他?”
  
  栓柱讪讪笑道:“大哥您大手一挥,一队小鬼子算什么?照样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