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17章 0017 赏你个血窟窿!

第17章 0017 赏你个血窟窿!

第17章0017赏你个血窟窿!&/p>
  
  算是托了日本人的福,赵扬和栓柱、钢蛋被请上了曙光大剧院演艺厅二楼的雅座。这里不是一般人都能坐进来的,淡淡有钱还不行,在现在日本人当道的这个时代里,还要有势才有资格上楼。&/p>
  
  赵扬有势吗?何掌柜不知道,也不清楚,但是他清楚鸟山富交到他手里那把银元的份量,他相信如果不能招待好赵扬,这个剧院就很有可能遭受更大的麻烦。&/p>
  
  二楼有一排雅座,是在靠近栏杆的空地上,用屏风隔开的,正对一楼的舞台,视野很开阔,视角当然也比楼下好得多。&/p>
  
  台上重新鸣锣敲鼓,稍事休息的陆老板重开歌喉,满座惊艳。&/p>
  
  赵扬看着她的一颦一笑一抬手一举足,心里欢喜,叫好声虽然不可能像是关鸣塘关队长一样不合时宜,却无疑是整个剧院里最响亮的。&/p>
  
  一出《老征东》唱完,过了中场休息,台上再开唱,却是换了台本,连演员都不一样了,赵扬看着这出戏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正琢磨着要不要离开的时候,何掌柜带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p>
  
  “赵大当家的”&/p>
  
  何掌柜团团抱拳,再一次致谢:“今天的事情多亏您仗义直言,不然小号真是吃罪不起?!?amp;/p>
  
  “何掌柜客气了。第一次听陆老板的戏,很喜欢,那个什么队长老打岔让人烦?!?amp;/p>
  
  赵扬抱拳还礼,眼神却是看着那个女子,一忍再忍,终于没忍?。骸罢馕皇恰?amp;/p>
  
  那女子十七八岁年纪,眉清目秀,梳了两根麻花辫,随随便便的搭在肩头,一身素白的长裙,恬淡清净,自然散发着空谷幽兰的气质,让人一眼看见,心生欢喜。&/p>
  
  “婉媚见过赵大当家的?!?amp;/p>
  
  女子款款一福,柔声细气的说道:“刚才的事情,多谢您了?!?amp;/p>
  
  “呀!你是陆老板?”&/p>
  
  赵扬真心惊讶起来,难怪看着这女子有点熟悉的感觉,难怪看着她心里就有种难以压制的怦然心动。&/p>
  
  栓柱发现,赵扬的脸似乎都有点泛红了。&/p>
  
  “陆老板是外人的称呼,赵大当家可不用这么客气?!?amp;/p>
  
  女子抿嘴轻笑:“我小字婉媚,赵大当家的称呼我的名字就好?!?amp;/p>
  
  “太唐突了”赵扬很不好意思。&/p>
  
  “没有的事?!?amp;/p>
  
  陆婉媚说道:“那个关队长对小女子多有骚扰,何掌柜和我也都是没有办法,只能虚与委蛇,终日穷于应付,苦不堪言。赵大当家您今日落了他的面子,还有日本人关他,给婉媚解了围困,婉媚视您如父兄一般亲近,您能称呼我一声婉媚,是我的荣幸?!?amp;/p>
  
  “什么父兄?”栓柱嘿嘿笑着说:“陆老板,我们大哥有那么老么?”&/p>
  
  “是是是,是我说错话了?!?amp;/p>
  
  陆婉媚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轻轻眨动着,长长的眼睫毛就像是撩拨在赵扬心尖的手:“赵大当家的千万不要生婉媚的气?!?amp;/p>
  
  “不会不会”赵扬有点手足无措。&/p>
  
  栓柱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陆老板,您就放心吧,那个姓关的应该不敢再来了,就算来了你也别怕,到时候直接报我们大哥的名字!您是不知道,我们大哥就算在日本人那里也是响当当的,日本人见了我们大哥,也得老老实实的?!?amp;/p>
  
  “婉媚最钦佩的就是赵大当家的这样的英雄?!?amp;/p>
  
  陆婉媚美目轻转,小意问道:“只是不知道,赵大当家的是做什么营生的?哪里发财?”&/p>
  
  “我们是——”栓柱腰杆一挺,就想把旗号亮出来。&/p>
  
  上回保年堂的田志勇可是说过,采石岗山贼的名头在吉南城里响亮得很,把旗号一亮,指不定陆婉媚的大眼睛里都能亮出小星星来。&/p>
  
  “做点小生意!”&/p>
  
  赵扬不满的斜了栓柱一眼,抢过话茬,稍作解释:“原来跟日本人起过冲突,侥幸没吃亏,还占了便宜。日本人从那之后,对我们倒也敬而远之,不怎么敢招惹?!?amp;/p>
  
  他不愿让人,尤其是不愿让陆婉媚知道自己是个山贼头子。&/p>
  
  原本,做个山贼在他看来也无不可,乱世之中,不过找条活路。&/p>
  
  但今天,但这一刻,也不知道怎么的,山贼这顶帽子,让他心里有点羞于见人&/p>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还有点事,明天再来捧陆老板的场?!闭匝镄男?,不敢多待。&/p>
  
  钢蛋傻愣愣的问:“大哥,咱还有什么事???”&/p>
  
  赵扬狠狠剜他一眼,带头“落荒而逃”。&/p>
  
  “绝对不能再做山贼!绝对要搬进城来!”他再一次在心里坚定了改行的决心,他要在吉南城站住脚,“然后,风风光光的把这女子娶回来!”&/p>
  
  曙光大剧院的门口,冈本小队长坐在一辆汽车的驾驶座上。&/p>
  
  “你怎么还没走?”赵扬看见他,有些意外。&/p>
  
  “赵大当家的先请上车?!?amp;/p>
  
  冈本小队长殷勤的下来开了车门,请赵扬。栓柱和钢蛋全都进去,才回到驾驶座上启动了车子。&/p>
  
  黑色的汽车准备滑走。&/p>
  
  “先别动?!闭匝镌诤蟪底献攘?,先喊了一声栓柱。&/p>
  
  副驾驶座上的栓柱会意,伸手下了冈本小队长的配枪,打开保险顶他脑门上,威胁道:“大哥让你别动就别动!老实点!小心栓柱爷爷手一抖,爆了你的头!”&/p>
  
  “别!别!赵大当家的,这是”&/p>
  
  冈本小队长当场急了一脑门子冷汗,赶紧表态:“这是什么情况?我可是好心好意等着接你们回军营啊,我”&/p>
  
  “谁让你来接我们的?”&/p>
  
  赵扬问:“还有那个鸟山富,你们那边的高官吧?他又是什么情况?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冒出来了?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我们下午一走,你就把我们给卖了?”&/p>
  
  “娘滴!”钢蛋也瞪了眼,掏出自己的枪,顶在冈本小队长后脑勺上,骂道:“小鬼子你他娘滴挺有种??!敢出卖我们大哥?来来来,别等你栓柱爷爷了,你钢蛋爷爷先赏你个血窟窿!”&/p>
  
  “没有!没有!我没出卖你们!”&/p>
  
  两个枪口顶脑袋上,冈本小队长吓得大叫起来:“是鸟山先生想要听陆老板的戏,我带了个路,碰巧遇上您的,我没没出卖你们!”&/p>
  
  严格说起来,他还真不算出卖,是福田彦助直接问他脸上,他没办法不说;不过这事绝对不能给赵扬说明白了,一个说不好,脑袋上真就俩血窟窿??!&/p>
  
  “就算你没出卖吧?!?amp;/p>
  
  赵扬想了想,摆摆手让栓柱和钢蛋收了抢,又问:“那你又回来干什么?真是接我们的?还是盯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