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游戏平台 > 抗日之铁血猛将 > 第10章 0010 进城

第10章 0010 进城

<!--style="display:none;"-->
  第10章0010进城
  就算再吊儿郎当的山贼,这个时候也严肃起来。
  赵扬没问这个问题之前,大家也没琢磨别的,但赵扬这么一问,大家忽然就反省过来,情况还真就是赵扬说的这么一回事。
  吉南城和泰南城之间这百十里地,山贼多了去了,小日本别的山贼不打,就盯着一个采石岗翻来覆去的攻,这算什么事???
  栓柱首先一机枪捣在冈本小队长肩膀上,瞪眼问道:“怎么回事?”
  钢蛋拔出另一把尖刀,在冈本小队长脖子上来回划拉:“老实交代!”
  冈本小队长哭丧着脸,嘴唇抖来抖去,两根腿筛糠一样抖个不停。
  “我我不知道?!?br/>  他说。
  “尼玛!这是给脸不要脸了,看老子不梭死你!”栓柱把个机枪的保险拉得咔咔作响,果然上了子弹。
  “还是不老实??!大哥,你看我给他脸上画个小王八好看不好看!”钢蛋摩拳擦掌,小尖刀直接照着冈本小队长脸上比划。
  “我真不知道”
  冈本小队长扑通一声跪下了,带着哭腔说:“我就是个小队长,上头有命令下来,我就带人执行,上头让我打哪里我就打哪里,我,我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弄死他!”
  别的山贼们纷纷叫了起来:“跟他罗嗦什么?他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干脆弄死算完!”
  还有的山贼直接拿枪托捣其他的日本士兵,喝问道:“大哥的问题谁会回答?谁要说出个一二三来,饶你们不死!”
  “我发誓我真不知道!”
  冈本小队长哆嗦着举起手:“我对我的母亲大人发誓,我”
  山贼们依然不依不饶,赵扬却是有点信了,抬抬手。
  山贼们集体收声。
  “你不知道没关系,总有人知道?!?br/>  赵扬继续问冈本小队长:“你是这些人的头,命令也是你接的,我想知道,你觉着谁会知道?!?br/>  “福田将军肯定知道!”
  冈本小队长直接交了底:“他是我们的司令官,我进攻采石岗的所有命令,都是他亲自下达的!包括以前的福田十一郎大队长,也都是听福田将军的直接命令!对了,福田十一郎是福田将军的亲弟弟”
  “福田十一郎?亲弟弟?”
  赵扬记得昨天被自己割了一百七十刀的那个鬼子大队长,按说杀了弟弟惹恼了哥哥,似乎是说得过去,但他不认为小鬼子进攻采石岗跟杀福田十一郎有什么直接关系。
  要知道,福田十一郎一直都是进攻采石岗的主要带队不假,但赵扬抓他却是前天的事,杀他是昨天的事,那个什么福田将军不可能一个月前就预见到了这笔血债,早早的派人来攻打。
  更何况,如果福田将军真是预见了这件事,也就不可能再把福田十一郎派过来送死了
  逻辑不通啊
  “那你觉得,福田十一郎会不会知道?”赵扬问。
  “他肯定知道!”
  冈本小队长说:“他是福田将军的亲弟弟,两个人住在一起,无话不谈?!?br/>  赵扬叹息一声:“可惜把他弄死了?!?br/>  这件事,赵扬真心的有点遗憾,早知道福田十一郎可能知道实情,就该昨天先审问一下他再要他的命。
  现在倒好,原本掌握在手里的知情人却是再不可能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了。
  栓柱说:“大哥,要不咱找那个什么狗屁福田将军问问去?”
  赵扬眼神一亮。
  1928年6月15日。
  这一天的晚报,在吉南城卖疯了,街头巷尾,全都是捧着报纸的人们,认识字的读,不认识字的听,不管是读的还是听的,全都喜笑颜开。
  就在这一天,南都国民政府正式宣告北伐成功,同时发表的《修改不平等条约宣言》要求日军从鲁东省撤兵。
  5月3日的吉南惨案之后,尤其是5月11日日军“显扬国威”的入城式之后,吉南城备受日军涂炭,百姓们日盼夜盼,就盼望着关键时刻软了的南都国民政府能够挺直腰杆,把小日本从吉南城赶走。
  南都国民政府的宣言,让大家看到了希望,怎么能不欢欣雀跃。
  下午,数千在校学生走上街头,游行示威,谴责日军在吉南城的暴行,强烈要求日军撤离。
  这座绵延数千年的古城在这一天沸腾了。
  也就是在这一天,一支狼狈不堪的日军小分队从南部山区归来,徒步跑回来的他们绝大多数都带着伤,少数几十个没受伤的两人一组,抬着为数众多的日军尸体,领头的那个小队长最是狼狈,军装上衣都没有了,赤着膊光着脚,全身上下就像是钻了一次灶膛一样,红一块黑一块。
  往常见了日军都要躲着走的吉南百姓,或许是因为南都国民政府的鼓舞,纷纷聚在街边,对这群日军评头论足。
  “国民革命军打回来了?不对啊,打回来也得是从北边打回来啊”
  “这不是昨天傍晚出发的那群日军吧?听说是打山贼了?”
  “打啥山贼?他们这是让山贼打了吧?”
  “你们知道个啥?小日本接二连三的去打采石岗,每次都被这样打回来,就没赢过?!?br/>  “额滴个娘来,采石岗的山贼比国民革命军还威武???”
  各种稍加掩饰的议论声,在人群中此起彼伏,放在昨天之前,被议论的日军也会想当然的勃然大怒,跳出来扇随便议论的百姓几个大耳刮子都是轻的,一般都是直接开枪射杀。
  但今天,这群日军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就像是被阉割了的野兔子一样,一点精神头都没有。
  他们急匆匆的穿街过巷,直奔商埠区的日军营地,恨不能一刻也不要站在吉南百姓的视野之中。
  所以他们不会注意,人群之中,有一个人的视野锁定了日军队伍中跟在小队长身边的某人身上。
  “咦?那不是”
  保年堂的田志勇略显诧异的目光始终追随着那个人的身影,一丝丝的笑意渐渐爬上嘴角,对身边的随从说道:“采石岗的赵大当家进城了,等着看热闹吧”